{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桃运医神目录 > 第一卷 正文_第2350章 决战前的交易

第一卷 正文_第2350章 决战前的交易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天杀的,今天一定要杀了你。。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狂追之的胡钧培,又一次怒吼起来。他实在是怒不可止,做梦也想不到会着一个小辈的道,且还是如此猛烈的剧毒。

    更可气的是追不叶辛,哪怕自己已经是极限狂奔了,可与叶辛的距离不仅没有拉近,反而还在渐渐增大。

    噗!

    忽然,怒急攻心,一口黑血从嘴里喷出。

    身体状况已经开始糟糕了,因为这毒素蔓已延至丹田处,且疯狂的想要吞噬丹田内的海量真气。

    胡钧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以真气抵挡,但却像是羊入虎口,只能是被吞噬,却无法阻拦。

    只是,不让这体内的煞气吞噬自己的真气,那它又会蔓延至丹田内,这情况将会更加糟糕,他也是无奈之举。

    正因如此,也是气得吐血了。

    “姓胡的!”

    此时,领先数百米疾驰的叶辛,则扯开喉咙喊着,“你是追不我的,劝你还是放弃吧,省得一会累死了。”

    他是故意刺‘激’胡钧培的,他可不想胡钧培真不追了,如果是这样,他反倒难受。

    因为他想要杀胡钧培,以自己这重伤的身躯,是难以做到的。唯有等自己给他下的毒蔓延开来,以此降低他的战斗,那自己才有更大的机会。

    “‘混’账东西,你要是还有点血气,停下来跟老夫一战。”

    胡钧培在后面猛追,也怒声狂吼,心也没想过放弃。

    同时,也肯定自己是能追的,因为他确定叶辛是服用了丹‘药’才会如此之快。而丹‘药’则是有用完的时候,他不信叶辛会随身带他数百枚六七品的提速丹‘药’。

    故此,两人这么一前一后的追逐起来,也互相大骂着。

    不知不觉,竟已追逐了一个小时。

    期间,胡钧培几次气得吐血,而现在,更是快气疯了。

    现在,他更是浑身下都已青黑,连那眼白都变黑了,像是没有眼珠似的。

    体内磅礴的真气,也被那无名剧毒吞噬了近一半。要知道他可是封神境的强者啊,体内真气量是极为磅礴的。

    这一招未出,已经损失过半,虽其也得加一路狂奔的消耗,可也让他实在接受不了。

    再这么追下去,别说追叶辛希望渺茫,算追杀了叶辛,恐怕自己也会死在这不知名的剧毒。

    只是,不追等于放虎归山,如此年轻是半步封神,那他铁定会跨入封神境的。若放任他成长,以后恐怕还不知道是谁收拾谁了。

    因此,他内心之饱受着煎熬。

    身体更是不断被叶辛的真气之毒侵蚀着,尤其是生命之气,也逐渐被吞噬,让他心也燃起了那么一丝惧意。

    现在的他,战斗力已因这真气之毒急剧下降,继续追下去,战斗力仍会下降,甚至还可能真正威胁到自己的生命。

    这让他难以取舍,只能是一次次的咆哮起来。

    咦!

    正当他进退困难之际,忽然发现叶辛的速度慢了不少。

    “难道这小子的丹‘药’用尽了?还是真气已消耗得差不多了?”

    他暗自揣摩,却也看到了希望,也以能施展的最快速度继续追去。

    “嘿!”

    前方,茫茫一片丛林之,叶辛已经完全停下了脚步,还面对追来的胡钧培喊了起来,“我说你这个老‘混’蛋,追了这么久,你不累吗?”

    “哼!”

    胡钧培怒哼,且继续疾驰,直至离叶辛十余米,才凌空停下。

    在他看来,如此近的距离,算叶辛有逆天的速度,也不可能再从他手逃脱了。但他却手握一杆长枪,遥指叶辛,且将外放真气散开,更用神识将叶辛锁定着,显得有些谨慎。

    反观叶辛,较随意了,完全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还将化魂刀横在脖子。

    “怎么不跑了?”

    这个时候,胡钧培才开口说话了,只是声音很冷,不带一丝人情味。

    哈哈!

    叶辛则是大笑起来,“这都不明白吗?我是在替你着想,若是再跑下去,恐怕你得累死了吧?”

    “少跟我油腔滑调的。”

    胡钧培则是一脸狂怒的吼着,且一扬手的白尺枪喝道:“废话别说了,赶紧出招吧,省得你会死得不明不白。”

    “这么急干嘛?”

    叶辛则是带着几分笑意,慢悠悠的说着,“难道你不想知道鹅卵石的秘密了吗?”

    “说了,别废话,赶紧出招!”胡钧培则依旧是气冲斗牛。

    “哎!”

    叶辛长叹一声,“如此惊天动魄的秘密,你竟然不想知道,真是可惜了。不过,你了我的天煞毒,这会儿起码已经吞噬了你一半的真气吧?你难道也不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闻声!

    胡钧培微微一怔,还真对这个感兴趣。

    “看样子你还是‘挺’想知道的嘛。”

    叶辛又慢条斯理的说了起来,并又道一句,“这样吧,咱们做个‘交’易,如果你同意。那我不仅可以告诉你天煞毒是怎么回事,还可以给你解‘药’。”

    “什么‘交’易?”

    胡钧培强忍怒气询问一句,虽毒已深,但只要不运转真气,这毒素的蔓延吞噬也会减弱许多,以他的修为体魄,还能扛一阵。

    因而,他也不是太过着急,反正叶辛已是瓮之鳖。

    “很简单!”

    叶辛笑了笑,“那是从今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不会去找你麻烦,你也别来找我麻烦。当然,今晚你也不能再找我麻烦。否则,我只能来个鱼死破了。”

    “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修为不如你,可我的宝物众多。若真拼起命来,你不一定能杀得了我。说不定你一个不小心,还会被我给杀了。”

    “狂妄!”

    听了叶辛的一番话,胡钧培冷厉的回应起来,并以高傲的语气说着,“年轻人,别太真了。 别说我不担心你与我为敌,算担心,那你今晚也得死,又何谈以后呢?至于你说的解‘药’,杀了你,我难道还拿不到吗?”

    “不!我刚刚已经说了,我宝物众多,你要杀我,我自然会跟你拼命的。哪怕杀不了你,但也会让你重创。至于解‘药’嘛,我随时可以毁掉。”

    叶辛又缓缓开口说了起来,“因此,我劝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如果答应的话,那我还可以把鹅卵石的秘密赠送给你,你看如何?”

    底部字链推广位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