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大明文魁目录 > 八百八十二章 自己人

八百八十二章 自己人


    闻之商丘河工料场被烧,林延‘潮’,黄越都是立即从夏邑赶回商丘。。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河工料场在商丘北的万户林铺,这里有一条马肠河,河工大料都是从河上游顺水而下运至,然后在河边建了料场储放大料,以备筑堤随取随用。

    除了大料,此外老百姓种了一年的柳树芦苇茭草,三日前也刚刚从民间征发,运至料场。

    林延‘潮’看见料场时,已是被烧成了一片白地,六间仓房都是残垣断壁,满地狼藉。

    林延‘潮’捡起一片瓦砾,面上平静,原来得知料场被烧时的惊怒,这一路走来时,早已是渐渐平静。

    河工料场,乃重中之重,里面的河工大料都是修堤之用。

    这大料是林延‘潮’用官府信誉从料商那赊来的。

    眼下大堤修了一半,结果大料被烧了,几万两银子化为灰烬,更不提耽误了多少工时。

    林延‘潮’身为管河同知,河工料场出事,他可谓难辞其咎。无论是天灾还是**,都可令自己乌纱帽不保。而此时在场已是有数人惋惜,心想林延‘潮’在归德的任上,官是当到头了。

    黄越跪在地上,面对烧得干干净净的料场‘欲’哭无泪。

    他向林延‘潮’道:“司马,你将料场托付给下官,下官却没有看守好。此事下官一力担之,向有司‘交’待。”

    黄越昨日陪同林延‘潮’视察夏邑,这料场失火追究不到他头上。

    林延‘潮’摆了摆手对一旁的人问道:“这料仓最后一次‘交’接是什么时候?‘交’接时可有清点?”

    古往今来,料仓被烧,都很可能是监守自盗。

    河工挪用大料,以次充好,留下了大亏空,怕上面的人查仓,于是一不做二不休,烧了料仓,来个毁灭证据,死无对证。

    古往今来多少胥吏干得这等营生,都已不是秘密。主官为这些胥吏背锅,前程尽毁之事数不胜数,所以林延‘潮’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手下这些管事官吏。

    林延‘潮’立即将管料场的官吏招来询问。

    询问后林延‘潮’不由撇去了这个可能,因为河工大料,柳树芦苇茭草都是不到半个月内运到。

    入仓前,黄越,以及府里官员,都亲眼检查过的,这就杜绝了以次充好的可能。而这么短的时候,也不够河工官员监守自盗的。

    最重要是大火起时,监守官员奋力救火,连民役都叫来帮忙。

    若是他们自己放得火,好歹也找个替死鬼,否则林延‘潮’固然乌纱不保,但他们下场绝对更惨。

    这时府衙捕头上前道:“启禀司马,在料场废墟边发现火油。”

    林延‘潮’寒笑,他已感觉到,此事乃是一件‘阴’谋,有人在暗中向自己张弓,‘欲’将自己置之死地。

    只是此人究竟是谁?

    苏严已是被定罪,没有东山再起之时,其余之人,没几人与自己有这等过节。

    周王世子是结怨,但他尚不至于胆子大到烧了朝廷几万两河工大料来报复的地步。

    林延‘潮’向府衙捕头与商丘知县吕乾健道:“河工料场被烧一事,定有人蓄意而为,此事‘交’给你们二人来办,务必要查出幕后主使。”

    商丘知县吕乾健被林延‘潮’收拾过,哪敢不尽力,张口答允。

    而府衙捕头则是道:“启禀司马,可否吕知县主理,卑职从旁协力,府里还积下了不少案子。”

    林延‘潮’对捕头道:“还有什么案子能比河工料场被烧更重,不要以为本丞因此事牵连,可能官位不保,就可以轻慢。本丞现在还是署归德府事,若此案你五日之内,不能破案,本丞将你革职拿问。”

    府衙捕头一惊,他怎不知此案没有蹊跷。但遇事推诿,都是当官的本能,他不愿因此事惹上一身麻烦,但林延‘潮’话说到这个地步,他若真的乌纱帽不保,那鱼死网破下真可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林延‘潮’回到府衙后,下面官吏即来报道:“启禀司马,分守道大参来府城巡视了。”

    府衙众官吏闻声后都不由自主一正官帽。

    什么是分守道大参?

    其官名是河南承宣布政使司右参政分守大梁道,从三品大员。

    要知道河南八府一州,下面有四个分守道,分别是大梁道,河南道,汝南道,河北道。

    大梁即商丘古称,大梁道下辖辖开封、归德二府,治所在归德府的睢州。所以这位右参政可以算作暂署归德府的林延‘潮’之顶头上司。

    右参政来府城巡视,府衙官员们上下一并出迎迎接。

    右参政也是来意不善,三品大员的排场摆得十足,众人在府衙外迎候半日后,对方方才下轿。

    林延‘潮’率领众官员上前道:“下官归德府同知署府事林延‘潮’见过方大参。”

    右参政名叫方进,五十余岁,容貌端正,一副有德长者之状。但他此刻面如寒霜地盯着林延‘潮’道:“林同知,真好大的本事,本参与巡按本在开封巡视,都被你惊动了。”

    林延‘潮’垂下头道:“大参说得可是料场被烧之事,下官已是全力追查放火之真凶。”

    方参政捏须道:“料场被烧,有心无心,天灾**,本参都不放在心底。眼下本参只问你,这桃‘花’汛转眼来了,这堤你能不能修下去?”

    官场就是如此,不问过程,只问结果。

    林延‘潮’闻言答道:“既大参相询,下官唯有如实答之,大料被烧后,堤上民役已是停工了。”

    哼!

    方参政重重拂袖,留下林延‘潮’一个背影后,走入府衙。

    几位通判及府衙官员都为林延‘潮’惋惜,这料场刚出事,上面就知道,马上派人来问责了。

    因为若是能瞒住,只要林延‘潮’在上面察觉前补足了工料,那么此事就可‘蒙’‘混’过关,但上面这么快知道,唯一的可能,有人要害林延‘潮’,故而通风报信。

    林延‘潮’随方参政进入二堂。

    方参政屏退左右,与林延‘潮’单独问话。

    与林延‘潮’‘交’好的官员不由为其在心底捏了把汗。

    而在二堂上,方参政却没有方才疾言厉‘色’,而是笑着与林延‘潮’道:“贤侄,方才不过是摆个样子给外人看的,你乃汝默兄的‘门’生,那也是方某的子侄,大家是自己人。”

    林延‘潮’闻言笑了笑,没错,这位方参政就是申时行的政治盟友。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