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神级雇佣兵目录 > 第65章 接受

第65章 接受


    听姜莘把话儿说完,信宁侯夫人顿时怔了一怔,转眼看向姜莘一旁的姜‘玉’韵,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儿。-79小说网-

    这时候,就连郭小石这种才刚知道婚约一事的人,都感觉有点‘蒙’圈,暗暗感叹人生果然是要经历磨难的,可没那么容易走上巅峰。

    沉默了一阵,信宁侯夫人问道:“姜莘小姐,此次你们来此,是武定侯的意思么?”

    姜莘笑了笑,说道:“我大哥如今在域外战场,没空过问这件事情。”

    信宁侯夫人微微‘露’出恍然之‘色’,又道:“这么说来,武定侯并不知道你们今天来这里的事情了……既然如此,你们请回吧,取消婚约的事情不是儿戏,就算武定侯真的有意这么做,也必须亲自到我们侯府来说。”

    姜莘正‘色’道:“夫人想必知道,按照婚约,‘玉’韵原本是要嫁给贵府的姬沐玄的,可惜天不假人,沐玄过世,这个婚约就应该作废了。”微微一顿,姜莘接着道:“只是最近我听说,夫人不知从何处又找回来了一位信宁侯的公子,如此一来,如果‘玉’韵还依约嫁入你们侯府,那岂不等于嫁给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这就未免有点不合适了。”

    信宁侯夫人不缓不急的道:“火儿可不是来历不明的人,他在军部录牒时被找到,绝对是我家侯爷的骨血。”说时她朝着郭小石这边看了一眼,又道:“如今沐玄过世,火儿已是侯爷在这世上唯一的骨血,也即是信宁侯府的继承人,将来信宁侯的爵位必是落到他的身上。”

    姜莘轻笑一声,意带不屑的看了郭小石一眼,说道:“夫人,即使这位姬沐火公子是侯爷的骨血,可毕竟不是嫡子,并非信宁侯和夫人的骨血。要知道我家‘玉’韵身负姜、姒两家的血脉,一出生便觉醒‘黑水鳄龙’的血脉天赋,日后出圣可期,这又岂是什么人都能比的?”

    这话儿带上赤‘裸’‘裸’的讥讽之意,说白了就是说郭小石配不起姜‘玉’韵,信宁侯夫人听得眼脸微眯,说道:“这么说来,你的意思是我们信宁侯府高攀你们了?”

    “不敢!”

    姜莘虽然嘴里回了一句不敢,可是那言中之意显然是相反的,接着她又说道:“原本姬沐玄是你家嫡子,我大哥和信宁侯爷也义结生死,‘玉’韵嫁入你们姬家并无不妥,可如今姬沐玄既已过世,这个婚约便应该就此取消,‘玉’韵绝不会随便嫁给其他人。”

    信宁侯夫人听完姜莘的话儿,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略一沉‘吟’,转头看向姜‘玉’韵,问道:“‘玉’韵,你的意思呢?和姜莘小姐所说的一样吗?”

    姜‘玉’韵一直清冷的坐在一旁,一句话都没说,这时候听见信宁侯夫人的话儿,她的神情也没怎么变化,倒是默默的想了一下后,才缓缓站起来,无中生有的拿出一个密封盒子,放到了信宁侯夫人身旁的桌子上,然后才说:“夫人,这是我向师尊求来的‘玄光盾’,佩带在身上,只要遭遇致命的袭击,它就会被触发护主,即使神圣级的强者出手也能抵挡,可用三次。”

    说完,她也不说其他,再次一脸清冷的坐了回去。

    信宁侯府看着那个密封盒子,眼神微微一黯,尽管姜‘玉’韵并没有直说她的心意,不过只看她拿出的这件“玄光盾”的珍贵程度,就可知她的意思了。

    如今在帝国的市面上,任何器物只要和神圣级强者有关系,那都是天价,更何况这个什么“玄光盾”能抵挡神圣级强者的攻击,而且还是三次,简直就是护身符一样的保命神物。

    像这样的东西,只怕姜‘玉’韵的师父离龙神君也没有多少,姜‘玉’韵能把如此珍贵的东西拿出来,就为了取消婚约,由此可见她的心意之决。

    看着那密封盒子,信宁侯夫人略有些失望的轻轻一叹:“原来你是如此想么,看来我们两家现在还真是不适合结亲了!”

    姜‘玉’韵罕有的‘露’出点小‘女’儿的神态,抿了抿嘴,没接话,倒是姜莘在这时候居然又开口说话了:“离龙神君很是看重‘玉’韵,他不希望‘玉’韵此时嫁入信宁侯府,所以这一次才特意拿出‘玄光盾’,希望夫人能尊重离龙神君的意愿,取消婚约,否则便是有意要与神君作对了。”

    信宁侯夫人闻言目光一凝,把投在密封盒子上的视线收了回来,转眼看向姜莘,语气淡淡的问道:“姜莘小姐,你这话儿……是在威胁我吗?”

    姜莘摇了摇头,矢口否认道:“我只是实话实话说而已。”不过微微一顿,她又补了一句:“此时信宁侯府已经经不起任何折腾了,还请夫人三思。”

    如此态度,如此说辞,已经有点居高临下的威胁‘逼’迫之意,信宁侯夫人沉思一阵后,用手轻轻一推桌面的盒子,说道:“这东西你们拿回去吧,取消婚约的事情等武定侯回来后,我自会和他说。”

    姜莘怔了一怔,信宁侯府如今的状况她不是不知道,原本以为抬出离龙神尊的名头,就能一举压住信宁侯夫人,迫得她同意取消婚约,没想到却起了反效果,倒是让之前知道‘玉’韵的心意后有点动摇的信宁侯夫人一下子又强硬起来,说出要和武定侯说的话儿。

    此事事前并没有经过武定侯的同意,是她们擅作主张自己来的,如果信宁侯夫人真的去和武定侯说,这婚约恐怕就退不了了。

    心中一急,姜莘的脸‘色’顿时冷下来,‘逼’迫的话儿脱口而出:“夫人,莫非你真的不将离龙神君放在眼里吗?如果你们这一次不愿取消婚约,那么下一次便是离龙神君亲自上‘门’去和夫人说了,到时候只怕夫人无法保住信宁侯府的周全。”

    “哦?”

    如此赤‘裸’‘裸’的威迫之语,已算是撕破脸面了,一下子便挑起了信宁侯夫人的怒火,她脸‘色’一沉,冷笑道:“好,既然如此,我便在‘玉’龙府恭候离龙神君大驾。”

    “你……”

    姜莘心中更急,还待说话,就在这时候,一旁的郭小石突然出声:“母亲,息怒,姜莘小姐,你也别急。”

    郭小石一直在旁边看着,眼见双方开始剑拔弩张,便走了出来,朝着姜莘摆了摆手,示意她先别说话,然后对嫡母说:“母亲,这件事情既然和我有关系,您就‘交’给我来处理吧,好不好?”

    信宁侯夫人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后才点点头:“好,侯府的事务迟早要‘交’给你,这一次事关你身,就由你自己来拿主意吧!”

    郭小石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姜莘,说道:“姜莘小姐,请先坐下。”

    姜莘皱了皱眉,径自站着,没有依言坐下,不过却也不说话了,要看郭小石怎么做。

    郭小石拍了拍信宁侯夫人手边的密封盒子,转眼看向姜‘玉’韵那张清冷好看的脸蛋儿,说道:“‘玉’韵小姐,你的玄光盾我收下了,当然我们之间的婚约也如你所愿,就此取消。”

    姜‘玉’韵和姜莘都怔了一怔,原本看到郭小石的姿态,还以为他会换个方式,软言好语的劝说,挽留婚约,没想到却如此干脆,直接就将取消婚约的事儿答应下来,实在是一个让她们意想不到的大逆转。

    随即,两‘女’都看到郭小石放在密封盒子上的手,心中不约而同的猜想,这人大概是垂涎玄光盾,所以才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基于这个猜想,姜‘玉’韵不禁心头一松,便如同释去了这一段时间一直压在重担,而姜莘则暗暗鄙夷:“玄光盾虽然珍贵,可我家‘玉’韵却比这玄光盾珍贵千倍万倍,真是没有眼光的东西!”

    心中虽然鄙夷着郭小石,可表面上姜莘却不敢显‘露’,只一脸惊喜的问道:“沐火公子,你当真愿意取消婚约?”

    郭小石拍了拍嫡母拉住他的手,然后才对姜莘道:“没错,我同意取消婚约,从此以后‘玉’韵小姐和我们信宁侯府就再没关系了,你们可以走了。”

    “好!沐火公子,果然有气魄!”

    姜莘大声称赞了一句,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

    接下来,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姜莘刚才又和信宁侯夫人撕破脸,她也不好多留,因此客套两句后,她就领着姜‘玉’韵匆匆离开了。

    她们临出‘门’前,一直在旁边看着没出声姬沐橙突然开口道:“姜‘玉’韵,别以为只有你才有天品一等的血脉天赋,是你配不起我哥,不是我哥配不起你,哼!”

    姜莘和姜‘玉’韵都顿了一顿,转头朝姬沐橙看了一眼,这时候她们才想起信宁侯府的幼‘女’天生便有“雷霆先行者”的血脉天赋,资质一点都不必姜‘玉’韵低。

    姜‘玉’韵若有所思,想说什么,可是姜莘却一把拉了拉她,说道:“一个小丫头而已,别理她,我们快走!”

    等两‘女’走后,郭小石才转过头,对嫡母道:“母亲,你不会怪我擅作主张吧?”

    信宁侯夫人摇头长叹,问道:“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们?”

    郭小石道:“强扭的瓜不甜,既然她们执意这样,就算将来娶了她对我们侯府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儿,倒不如干脆点,现在就答应下来,还能拿个宝物。”

    郭小石的确是对这面“玄光盾”流口水,不过也基于对方的态度,既然都这么坚决想要取消婚约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这是结亲还是结仇?反正他对那个姜‘玉’韵无感,索‘性’拿点实惠,放大家一条生路好了。

    “强扭的瓜不甜……”

    信宁侯夫人轻念了两边郭小石的新奇话儿,然后她微笑的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倒是我被那怒气遮住眼了,这样的姻亲我们信宁侯府也不稀罕。”

    姬沐橙走了过来,拉着郭小石的手,安慰道:“哥,你放心,我从今往后一定好好修炼,再也不让别人欺负你了。”

    郭小石微微一笑:“那就一言为定,我以后就全靠你罩着了。”

    “好,以后我罩你!”小家伙目光坚定。

    信宁侯夫人看见兄妹俩如此亲密的相互打趣,之前的郁闷顿时消散大半,婚约的事情也一下子抛到了脑后。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