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冠绝新汉朝目录 > 第六百二十六章 人差不多齐了...

第六百二十六章 人差不多齐了...


    唐典等人更是神‘色’连变,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刘框,你莫非是要公然违逆太守么?就不怕……”

    “有何好怕的?”刘框因为陈止先后吃了几次大亏,还不得不装作服气的样子,那是因为他知道陈止大势已成,有人有权,难以抵挡,好不容易抓住了这次机会,料定陈止决计无法撑过去,哪里还会放过,“唐典,你们唐家与陈止狼狈为‘奸’,出卖我代郡利益,以为我等不知?那代郡纸多大的好处,就给你们家独吞了?诸位,这本该是我等均沾的啊!”

    说着,他不理会唐典等人难看的脸‘色’,对着众人道:“吴阶先生背后是王大将军,当今局势,如果说谁还能控制局面,那非王大将军莫属,将他放出来,也方便我等不被陈止连累!”刘框直言陈止之名,显是要彻底表明态度了,“至于那拓跋之人,则可为外援,正好就在代郡之侧,可保日后平安!诸君还有什么好迟疑的?”

    “陈君说的不错,若诸位一同拨‘乱’反正,将那陈止擒拿,打开城‘门’,迎平叛军进来,不失为大功啊!”

    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随后就见吴阶施施然走进来,手上还拿着羽扇扇动。,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 。

    “吴阶?”

    见到来人,唐典等人顿时一惊,这才意识到,刘框果然是早有预谋,就是抓住这个机会要突然暴起!

    “不妙!不妙啊!”

    唐典后退两步,来到了唐太公的身前,和自家的这位长者对视了一眼,从其人眼中也看出了担忧。

    “这次鲜卑段部来袭,来势汹汹,更是处心积虑的突袭,从他们的进军路线、速录和时间来看,王浚肯定是有着吩咐的,甚至连那汪荃都有可能给予了协助,这种情况下,想要度过难关本就困难,就算能度过,也要元气大伤,但现在内部出了问题,一旦被这个刘框得手了,那可就是断无幸理了,就算本来能度过,可刘框也不会让这事发生,到时候城外胡人攻城,城内世家动‘乱’……”

    想到严重后果,唐典也不由生出惊恐之情。

    如今这代郡的几大世家里面,他们唐家和陈止的关系是最近的,利益捆绑也是最多的,所以哪怕是在这种被软禁、监视的情况下,依旧会维护陈止,但也正因如此,一旦陈止倒下,那唐家的命运也可想而知。

    问题是……

    “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莫说被软禁于此,就算他身在外面,面对刘框处心积虑的准备,一样一筹莫展,因为此时除了吴阶在缓缓走进来,在他的身后,居然还跟着三人,不是那拓跋部的渴单觉祖孙三人又是何人?

    这渴单觉一进来,看着满屋子的人,便哈哈一笑,拱拱手道:“诸位中原君子,咱们又见面了,之前一次见面,与那代郡太守陈止‘交’涉,我可是吃了不少亏,最后被连威胁带压迫,直接就给软禁了。”

    话说到这里,他嘿嘿笑着,和身后的两个孙子对视一眼,然后摇摇头道:“本以为也就是我这样的外来人,会被这般对待,没想到诸位君子,乃是贵胄血脉,在我等部族都是高高在上,没想到那陈太守连诸位贵人都敢一并软禁,真是让人想不到,在我等部族之中,就算是大单于,也不敢这般刚愎自用啊,贵族之人说抓就抓,太没有规矩了。”

    渴单觉一边说,一边摇头,脸上满是遗憾之‘色’。

    但听得此言,这不少世家头领的脸上,都浮现出了羞愧和愤怒之‘色’,他们平时在家中都是说一不二的主,自认为代郡的真正主人,现在却被陈止压制,当然有不满,加上刘框刚才的一番挑拨,怒火越来越旺。

    与此同时,渴单觉的孙子渴单坤便抓住机会,也开口道:“诸位,我等祖孙三人本是带着拓跋部的友谊过来的,结果却被陈止粗暴对待,他不仅对我等不敬,更是连我族行人、商贾都不放过,治罪拿捏,侵吞财货,胆大妄为莫过于此!之前我等听拓跋郁律将军说着陈止,还以为是谦谦君子,如今看来,不过是‘浪’得虚名,只是‘蒙’蔽了拓跋将军!”

    那渴单尤建达跟着就道:“诸位君子,我等虽被陈止软禁,但与外界并未断绝联系,所以族中大概知晓了我等遭遇,必有反应,诸位君子若是愿意追随这位刘家君子,将那破坏两边友善的陈止拿下,便能得到我拓跋部的友谊!”

    “这……”

    众人面面相觑,不少人心中意动,那朱家的朱留,更是起身要说些什么,却被眼疾手快的朱宪一把抓住,重新拉了回来。

    朱留不解的看了一眼朱宪,却见后者缓缓摇头,示意他静观其变。

    哗啦啦!

    正当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门’外一阵‘混’‘乱’的脚步声过后,便见县令卢讲、郡丞刘宝,以及兰洛、周傲等人,被一群孔武有力的男子扭送进来,那周傲一边走着,还一边挣扎,进了这屋子里,注意到吴阶、渴单觉等人,马上明白过来,不由叫起来:“好呀,你们这是要造反了不成,敌军在外,你们却在内挑事,莫非是通敌了?”

    “真正的敌人,可不就是陈止?”吴阶摇着羽扇,走了过来,“他陈止可是违背了王大将军的命令,现在城外的兵马及时平叛的,这个叛,可不是我等,而是你的那位顶头上司!”

    “吴阶?”看着这人,周傲冷哼一声,“不过一小人尔,被我家太守识破了计谋,还不知道收敛?还有,你这扇子是从什么地方偷来的?我记得你那院子里没有羽扇,莫非这边旁人将你劫了出来,你居然还‘浪’费时间去找了一把扇子?”

    吴阶的脸‘色’顿时就黑了。

    “好一个伶牙俐齿,你口中的太守,现在自身难保,否则衙‘门’里出了这么大的事,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人过来!”刘框马上出头,想要在言语上压住周傲。

    此时此刻,郡守衙‘门’内外,其实都被刘框的人控制住了,否则也不至于将这些个官吏都押送过来。

    “刘框,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周傲还没说话,有些哆哆嗦嗦的卢讲就先斥责起来:“你这是在冲撞朝廷命官,你心里可还有王法!?”他自是知道背后原因,但作为县令流官,与当地世家的利益天生有着分歧,若是城破,世家拍拍屁股,继续稳坐钓鱼台,可他与陈止就是直接责任人,时候要被问罪的!

    “卢令,这事你不能怪我,是他陈止搞的天怒人怨,我等皆不服气!”刘框说着,目光扫过众人,见不少人已经站起身来,显是要和他站在一块了,不由心中大定。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朱家、唐家、王家这几个大族却没有表态,显是还在观望。

    “也罢,大族就算是天下大‘乱’,都要分别下注,不轻易表‘露’态度,何况现在?这也是我刘家的机会,此事过后,一跃而起,彻底顶替郑家,成为四大族之一!”

    想到这里,他不由看了一眼那个在族中,一直和自己不对付,乃至有所掣肘的族兄,郡丞刘宝,‘露’出轻蔑笑容。

    能带领刘家走上巅峰的,终究还是我们兄弟这一系!

    跟着,他就不再去看曼满脸担心与恐惧的刘宝,转而朝着众人身后看过去,在那边,正有一个惊疑不定的男子,被人带领着,走了过来。

    “郑先生。”见那人走进之后,刘框主动迎了上去,“让先生受委屈了,我等如今拨‘乱’反正,先生之前怎么说的,不妨说给再坐的诸多君子一听,也好让我们知道城外将军、以及坐镇后方大将军,到底是个什意思。”

    这个被他领过来的人,正是郑如。

    这位招降使者显然被陈止一顿训斥,直接就给软禁起来了,那看守他的人更是一个个冷面人,怎么问都不回应一句,结果还没过多久,突然就有人进来,击退了守卫,将他带到了这里,整个过程郑如都在猜测缘由,但听着刘框的话,却终于算是明白了。

    “难得有君子这般深明大义的人!”他立刻就是一同夸赞,随后这话锋一转,“这次大将军让段文鸯将军领军,那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啊,这位将军本身骁勇善战,善于带兵,麾下的兵马更是攻无不克!我先前拼命争取,这才有了招降的机会,奈何那陈止他不知好歹,这可是害苦了旁人,想要与诸位君子‘交’涉,又被那心虚的陈止阻挡……”

    旁人一听,脸‘色’越发难看。

    这时,那朱留忽然一惊,说道:“这……郑先生,我好像在汪将军那见过你,不知你与将军……”

    “实不相瞒,在下正是汪将军麾下,这次是奉大将军之名,来协助段将军的!”

    此言一出,便是一阵诡异的安静,众人对视之后,都意识到,王浚果然是摆明车马要对付陈止了,于是再无其他疑虑,不少人直接表态,连朱留都点点头,起身走了过去,要和刘框站在一起。

    比起陈止,那王浚无疑才是幽州真正的权威,加上城外大军的威胁,事情似乎已经难以转圜。

    “这下是无力回天了,”唐典叹息一声,也不由沮丧,“这些人一但动用力量,太守就算有三头六臂,也无法承受内外夹攻。”

    正当他这般想着,‘门’外忽然传来笑声,跟着陈梓便走了进来。

    “这人,已经差不多齐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