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傲魂星云目录 > 第六十八回 终成定局

第六十八回 终成定局


    最后得利的还不是那用尽手段的某个人物,他最后不但连亲人都无法拯救,而且同样会不幸陨落。-www.79xs.com-

    宁鸿远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来回答他的谢谢,可是他的眼神回答了对方,意思是说,接下来的事情不必再担心了。

    这一刻,宁鸿远单脚跪地,场内那些喧闹的声音,他早已是听不清楚,可是即便他如此虚弱,他还是想要找出这幕后主使。

    人总得活得明白。

    即便宁鸿远有心继续战斗下去,可是身体过度凝聚真元所带来的副作用已经让他只能坚持到这里了。

    万般无助的他忽然回想起了父亲那坚实的臂膀,大哥那意气风发的微笑,‘玉’儿那深情的眸子,诸葛自来那充满兄弟情谊的拳头。

    甚至他回忆起了一个月前与沈红月一起并肩作战的艰难时刻,月毒仙子那风情万种却又心地善良的微笑,还有赵定龙前辈这样的武境先师,还有赵如音这一位心思缜密而又坚强的少‘女’。

    一个个背影在宁鸿远的脑海里不断回映着,他忽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踏实感。

    他忽然回忆起了魔尊的一句话,“一个人是永远做不完所有事情的,你现在还年轻,等你今后成熟了,你越来越体会到这一句话的真正含义了,即便是当年的本尊,同样需要依靠恩师,同样需要依靠朋友去完成你现在无法理解的宏愿!这才是‘精’彩的人生!不要一个人背负所有事情,那样的人最后只会失败!”

    这一句话突然在宁鸿远的头脑反复流转。

    现在他也终于体会到了这一句话的真正含义。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父亲处理吧,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了!”

    现在宁鸿远才明白为什么魔尊坚决反对他心所谓的“个人英雄”,“世界许多事情单单依靠自己是不可能尽善尽美的,还有大哥,还有父亲,还有‘玉’儿,还有诸葛自来,我又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呢?”

    宁鸿远不再强撑,依靠在染满血红的“青钢剑“旁边,慢慢,整个身子倒了下去。

    他的气‘色’已经完全失去了光泽,这一刻再也没有任何回天之术去寻找那幕后黑手了。

    髯面大汉望着气‘色’逐渐衰弱,然而目光依旧那般深邃的宁鸿远,心的佩服之情再次油然而生,这才是修武者的骄傲,这才是修武者的根本所在。

    意志,不灭的意志,宁鸿远虽然到了下去,可是那一种不灭的意志感染了他。

    “想不到你居然能够忍到现在!”髯面大汉乘着这最后几口气,这般回答道。

    宁鸿远已经没有力气再回答他了,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可是为了完成最后的几步,他还是强行凭借强大的意志力睁着双眼。

    两个人这样相互凝望着。

    “如果我不忍到现在,我们都只能成为别人利用的棋子!”宁鸿远拖曳着扬长的语调,万般痛苦地如此说道。

    这一句话听得髯面大汉满目汗颜,双目仰望着那蔚蓝的天‘色’,“想不到这个草菅人命的‘乱’世,居然还有你这样一股清流,可惜了,我也是迫不得已!”

    他心里真的很佩服宁鸿远,佩服他年纪轻轻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意志力,他心里也感‘激’宁鸿远,因为宁鸿远的计划让他有希望拯救自己的姐姐。

    如果不是宁鸿远在危急之想出这个妙计,算他最后战胜了宁鸿远,这一辈子还是会继续成为那幕后主使的棋子。

    也是说,算他在这“神剑坛”之击败宁鸿远,通过之前预定好的约定让神剑宗身败名裂,他可能也无法拯救自己的姐姐,甚至还会被继续挟持。

    鸟兽尽,弹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连曾经一起热血奋战的君臣尚且如此,更何况还是如同他们这样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

    髯面大汉望着这蔚蓝‘色’的天空,心霎时想了许多,“宁鸿远,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杀过人?”

    宁鸿远没有再回答了, 因为他整个人已经完全倒在了血泊之,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了。

    髯面大汉也闭了双眼,他心明白宁鸿远需要休息了,他也想要歇一歇了。

    这时,一道巍峨的背影突然出现在二人眼前,正是宁鸿远最为佩服的男人,他的父亲,宁义武!

    宁义武站在宁鸿远旁边,顷刻之间凝聚真元与指缝之间,轻轻往宁鸿远身注入鲜活的真元之力。

    宁义武的第三剑意乃是水魂之武境,与其他的武境属‘性’能够相辅相容,自然具有输送真元之力的效。

    宁鸿远感悟到了这熟悉的气息,方才‘迷’‘迷’糊糊的意识渐渐清新,双眼渐渐睁开,望着父亲那坚实的背影,大感意外,“父亲,你居然开辟了第三剑意!”

    如果不是水魂武境力量,自己怎么可能恢复得这么快。

    宁义武立即开启了静音结界,眉目轻轻扬,厉声道:“别张扬,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

    宁鸿远立即心领神会,“是!”

    强大的水魂之力源源不断地从宁义武的体内输送到宁鸿远的所有细胞之,犹如久旱逢霖一般,这一刻宁鸿远竟是再也没有之前的任何疲惫之‘色’,心也毫无痛苦之意。

    这一刻,宁鸿远这才彻底感悟到了这个武境位面的真正奥义所在,十二种武境属‘性’各有千变万化之效,历来被他所轻视的水魂武境力量,竟然有这等效。

    “想不到水魂武境力量拥有这等效!父亲,今后我开辟第二剑意,也去开辟水魂武境力量!”

    “为何?”宁义武一边向宁鸿远注入真元之力,一边这般好地询问道。

    宁鸿远的意识已经完全苏醒,“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如果今后父亲也不幸受伤,我也可以如同现在这样,向父亲输送真元之力,我读过那《十二奥义》(一本介绍各种武境力量的古之书),里面说这水元,或者说是水魂武境力量,亲缘关系越近,这种力量的作用也越强大,今后我们父子三人每一人都习得这水魂武境之术,我们宁家人岂不是天下无敌!”

    宁义武爽朗一笑,“好了别说话了,这第二剑意,第三剑意不是你想习得哪种武境力量可以习得哪种武境力量的,这需要一定的机缘和造化!”

    “那好吧!现在既然父亲向我输送了这真元之力,我还有一战之力!”

    “远儿,你已经够努力了!你不要再逞强了!”

    “为何?”

    “如果你还有一战之力,那些老家伙会对你心的,现在你在经历了这一场大战之后,已经取得了之前想要达到的效果,如果你这个时候再继续战斗,将会有你想不到的麻烦!示强之后,该示弱的时候,要示弱!”

    宁鸿远毕竟也是极为睿智之人,这一刻心领神会,不再提这样的要求了。

    望着旁边躺在地的尸体,宁鸿远忽然想起之前的计划,“父亲,这个人乃是被人利用,不是蛮夷之子,他的实力惊人,如果能够帮助他姐姐脱离魔爪,他一定会成为父亲手一员大将的!这对父亲一统天下,百利而无一害!”

    “事情我大抵都已经知晓了,既然是你的意思,我也不为难你!”宁义武这般回答道。

    “父亲居然知晓我的计划?”宁鸿远大惊失‘色’。

    “我走过的桥你走的路还多,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想出这样一个假死的办法来骗取那个人的信任的!”

    宁鸿远大喜过望,“那好,接下来的事情‘交’给父亲了!”

    宁义武点了点头之后,目光从宁鸿远的身转移到了神剑坛之,单手后背,朗声宣布道:“各位远道而来的英雄们,之前的战斗想必各位已经饱了眼福,我儿子的表现还算得让各位蛮夷,只可惜这一切不过是一场‘阴’谋而已!”

    这一刻,那些不明白真相的人开始面面相觑,而那些已经明白了真相的人们相互之间点了点头。

    宁义武停顿稍许,再一次厉声说道:“不是我宁鸿远想要杀人,而是这蛮夷之徒太过于目无人,太不把我宁义武放在眼里,最为重要的是,他完全不把我天域之人所秉承武道放在眼里!”

    正当所有人觉着事情即将了解的时候,宁义武突然话锋一转,“不过我下面要说的是,这件事必定有幕后主使,这蛮夷之徒乃是被有心之人收买,而且服用了我天域最为禁制的丹‘药’,“绝魂丹”,故意来这里捣‘乱’!如果有任何一人不相信此人用了绝魂丹,怀疑我宁义武说谎,尽可以走下台来验证一番!”

    宁义武毕竟是威震四海的英雄,他说出这一席话,众人根本没有丝毫的怀疑,而且刚才他们也觉着有些不可思议,即便是那些年轻人也觉着有些莫名其妙,而宁义武的这个解释完全解开了他们内心的疑‘惑’。

    这一刻,竟是没有任何一人怀疑宁义武这一席话,自然也没有任何一人走下台去按照宁义武所说的那般验证一下真伪。

    让他们坚定宁义武这般说法的,还是之前宁鸿远那一番华丽的视觉盛宴的表演,而现在宁鸿远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他们怎么可能还去宁义武的伤口撒盐,这不是与宁义武过不去吗?

    宁义武那雄浑苍劲的真元之力无时不刻碾压全场,这样的强者有必要去说谎?

    “我之前说过,如果接下来的战斗之,还有人打算用一些不正当的手段,我不会手下留情,如果还有哪一位年轻人,觉着刚才我所言非真,尽可以明天来挑战宁鸿远!如果你能够在公平的规矩之下战胜宁鸿远,赏金提高到一千金!不过今天天‘色’已晚,宁鸿远也身受重伤,明天我们英雄再会!”

    这一句话说完,众人慕名而来的客人大多理解了宁义武的苦衷,望着那躺在血泊之的宁鸿远,不禁有些同情,一个人能够支撑到现在,也着实不容易。

    众人这样相继离去了,没有一人腾空而去,无不恪守规矩从各大出口出场。

    众人离开之后,开始议论纷纷。

    “宁鸿远还真是厉害,居然和那服用了禁‘药’的卑鄙小人战斗了这么久!”

    “哎,我说那卑鄙小人怎么可能兼备雷电铠甲和那样的速度,还以为他年仅二十五岁开辟了第二剑意,哼,居然是服用这等禁‘药’!”

    “这一场盛会真是不宁静啊,真是想不到这想要在盛会捣‘乱’的人如此之多!”

    “这不才显得有意思吗?我早知道这其必定有看不完的好戏,怎么样,我说的不错吧!”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