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神鼎传奇之命运棋盘目录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偶遇

第三百三十七章 偶遇


    织田俊尻做梦也想不到,会在逍遥楼在此遇见陈衍秋,更要命的是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一个自己又爱又恨又怕的‘女’人。-79小说网-

    赵明山听从了自己的建议之后,便笼络了一部分心腹,跟着自己奔向始祖城城心的位置,织田俊尻也不是很明白如何去破除阵法,只是听玄真说过,护城大阵的心阵法,是一个原始的三才阵法,控制着始祖城护城大阵的属‘性’,三才的位置,对应着天地人的法位,一旦开启,可选择外围的三个石像并将其‘激’活,石像分别是麒麟、巨龙和火凤,而一旦‘激’活麒麟石像,则大阵将会改变原来的防护属‘性’,使得法阵的力量全部对外,不分敌我,但如此转换,间便是有几息的时间始祖城是毫不设防的,这些时间,足够在城外有所准备的异域高手涌入始祖城,而一旦他们占据了始祖城,又利用三才阵法控制护城大阵的属‘性’,那始祖城将成为异域在神鼎大陆的一个牢固的要塞。

    织田俊尻是看了这个重要的结果,才不惜入城劝说赵明山投诚。赵明山是大陆的本土居民,那三才阵只要他能施展,定然能够‘操’纵。如此便能以高位劝说,将千机‘门’拉在一条战船之,继而成为天恩大陆在神鼎大陆安‘插’的一个牢不可破的据点。

    赵明山一路也想通了其的关键,自然不会担心异域之人出尔反尔,故而这一路心情十分的舒畅,脚底生风,趾高气昂。

    两帮各怀心思的人,因为不同的利益,各取所需,喜气洋洋的一起朝前走。

    只是在路过逍遥楼的时候,站住了。

    逍遥楼里走出了两个人,一男一‘女’。

    赵明山见到那男子,脚步猛地停了下来,犹如被定在了地一般。

    织田俊尻则是看到那两个人,脸‘色’一变,苦笑着站住了。

    陈衍秋和许筱灵也很惊讶。

    陈衍秋是想不到此地竟然还能见到张俊杰?!

    许筱灵则是惊讶织田俊尻还活着?!

    本来二人是要直接越过始祖城的,但突然想起了逍遥楼的酒,陈衍秋便忍不住想去看看,当初走的匆忙,这好酒可是没有多带。而许筱灵此刻的心思不做他用,一心都在陈衍秋身,故而见陈衍秋如此,便一起进了始祖城,陈衍秋原本想悄悄来悄悄走,也免得让那群人以为自己回来有什么想法,哪晓得一出了酒楼,见到赵明山居然带着张俊杰过来了,他还心腹诽道:‘逼’走众人的,难不成还有张俊杰?他可真不是东西,连自己的师伯都要‘逼’,是了,他和赵明山一起,那还算是什么东西?!

    许筱灵则是诧异织田俊尻还活着,她记得当时那一战,二人最后一招两败俱伤,纷纷落水,自己运气好漂泊在荒岛之,可织田俊尻可是没有啊,那周围数千里,都没有第二座小岛!

    赵明山一见陈衍秋,吓了一跳,心道这家伙难不成后悔了,此刻又回来要夺回始祖城?可两个人,还有一个是‘女’子,这也太张狂了吧?不对,那‘女’子看着有点眼熟呢?

    织田俊尻则是一阵苦笑,他一直以来,都在隐瞒自己的身法竭力避开陈衍秋,,即便是冒充张俊杰的时候,他也在躲避,即便是不得已接触的时候,他也把自己伪装得十分的小心,因为他不想陈衍秋看出来什么,这个人好心重,直觉又很准,还有很多法子,若是让他察觉自己是冒充的张俊杰,那自己的身法肯定隐藏不了,若是隐藏不了,自己的计划难以实施不说,可能还有‘性’命之忧,要知道,当年可是他使得许筱灵生死不明的,而陈衍秋对于许筱灵的情义,织田俊尻十分了解,他一点都不怀疑,当自己以真面目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陈衍秋绝对会痛下杀手。

    四个人,不同的心思,一时之间,竟然是鸦雀无声。

    “你……你来干什么?”最后,终究是心最为忧虑却最不善于控制的赵明山先开了口。他‘色’厉内荏,对陈衍秋叫嚣道。

    陈衍秋眉‘毛’一挑,道:“怎么,这始祖城我来不得么?还是说,你有张兄撑腰,敢如此嚣张跋扈了?”

    织田俊尻苦笑道:“哪里,哪里,在下恰逢其会,于之前的事情,可是一无所知,陈兄误会了!”

    陈衍秋道:“当真?我还以为当初是你从蛊‘惑’呢!”

    织田俊尻摇头道:“怎么会!”

    赵明山呵斥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想干什么?”

    陈衍秋道:“这始祖城不是你赵明山的,也不是千机‘门’的,我为何不能来?”

    赵明山大声说道:“当初可你是说的,你要退走的,难道你忘记了么?”

    陈衍秋点头说道:“没有忘记,但我说过我不会回来了么?而且我退走与否,和赵‘门’主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吧?”

    “你……”赵明山语结,陈衍秋的确没有说过那些话,虽然事实在超级势力走后,是他千机‘门’掌握了始祖城,但那也只是事实。

    织田俊尻此刻不由得担心起来,原本的计划,可没有设想到陈衍秋会出现!若是此刻暴‘露’了目的,那岂不是白忙活一场?而一旦让陈衍秋得知了其关键,要想再控制城心的三才阵法,可难加难了。

    “此处逍遥楼,陈兄手有好酒,站在这里岂不是太傻瓜,能够借陈兄手的酒,痛饮一杯?”织田俊尻朗声说道。

    陈衍秋一乐,说道:“好,张公子也算是旧人,旧人相见,当饮酒!走,借这逍遥楼,和张兄对饮一杯。”

    织田俊尻转身对赵明山说道:“赵‘门’主,我与陈兄有旧事叙谈,不劳驾你作陪了,在下多谢好意,您的正事要紧!”他眼神暗示赵明山。

    赵明山识得其意思,顺势打了个哈哈,道:“你们有‘交’情,和我可没有,我不奉陪,你们自便!”说罢,领着一众‘门’徒,继续朝前走。

    织田俊尻作了个手势,引向酒楼,三人坐在一楼靠窗的位置,陈衍秋拿出一壶酒,丢给他,自己开了一坛,咕噜咕噜喝了几口,赞道:“喝过那么多,还是逍遥楼的酒好喝!”

    织田俊尻笑道:“李大侠有两绝,一者武功,一者好酒,自然好喝!”

    陈衍秋将酒坛放在桌子,说道:“张兄此番前来始祖城,我想,应该是有所图吧?”

    织田俊尻强笑道:“我能有什么所图?”

    陈衍秋道:“你利用林家姐弟对元始宗的仇恨,顺利离间了木先生和元始宗的关系,又在我闭关的时候,先是帮我,再是故意引导敌人杀我,这一系列矛盾的又绝对有深意的做法,我想张兄断然不是因为得了失心疯才做出来的。”

    织田俊尻悠然叹道:“我是真喜欢林姑娘。”

    陈衍秋嗤笑一声,道:“到了此刻,张兄还在掩饰?”

    织田俊尻脸‘色’一红,道:“哪有。”

    陈衍秋呵呵一笑道:“其实我也想过,张兄离间木先生,可能只是顺手为之,真正的目的,当是利用林家姐弟的故事,来打压元始宗的声誉?可这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张兄的父亲是李宗主的师弟,李宗主更是视张兄为掌珍珠一般,不曾有半点亏待,张兄为何有这般的作法?伸张正义?不是吧?更何况后来你先是救我,再是鼓动人杀我,呵呵,陈某愚钝,实在是想不通了。”

    织田俊尻叹道:“其实在见到陈兄的那一天起,我知道,有些事情,我已经无法左右了。你说的不错,木先生早对元始宗离心离德,离间他,不过是我顺手为之,他做人彘的事情,我却是不知;我的目的,是要利用林家姐弟的悲惨遭遇,给元始宗一个沉重的打击,‘逼’迫李飞‘花’退位!”

    “张兄意在宗主之位?”陈衍秋惊道,“可据我所知,李宗主早已经将张兄作为接班人来培养,不但教授武功心法,更是用心*,张兄这一举动,不是多此一举?”

    织田俊尻说道:“我却是等不到他亲自传位于我。”

    陈衍秋道:“这当真令在下费解了,若是说到因此引出了一系列的事情,虽然理由牵强,但也算是有个理由了。万钧城大公子和风破天前辈的公子,想必也是张兄授意所为了?还有元始宗府内外的几条人命,我想以林慧一个‘女’子,恐怕是做不到这些事情。两三个仆人还好说,那飞箭山庄庄主钟甘义、醉酒仙郑大石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这二人可是张兄所杀?”

    织田俊尻摇摇头说道:“不是,当初是魔族来人掳走江明月的时候,出手杀死的,来人极擅魅‘惑’之术,这二人了媚术,被杀死的时候还不自知,我只是顺势在他们的尸体旁写了两个字而已。”

    陈衍秋叹道:“种种偶然,处处巧合,当真是令人费解!”

    织田俊尻正要说话,却听得许筱灵悠悠说道:“我也有一事十分费解!”织田俊尻心一突,他知道,该来的,终归要来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