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一世笙歌半世安目录 > 第一百五十五章、真相

第一百五十五章、真相


    燕喜闹出的这件事,看似已经平息,实则是因为笙歌如今还未让有心人发现,以轩辕宸的‘性’子,必不会在此时令笙歌再度身处风口‘浪’尖之上,笙歌不知此事便好,如今不知从哪里知道,若是不‘弄’清楚,以她倔强的脾‘性’,终究会设法探知。。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轩辕煜心中一叹,默默道:“罢了,我告诉你也无妨,只是希望,你莫要多想。”

    “你说吧,”笙歌眉头紧皱,心中已是七上八下不得安宁。

    “燕喜对你心怀芥蒂,已经不是你的忍让能够平息,被逐出宫后,她不但没有息事宁人,反而四处散播谣言,说淑妃未死,与宸弟勾结一类的污秽之言...”轩辕煜没有细说太多,但点到此处,笙歌哪还不懂?

    “什么...”笙歌心头大震,几乎立即就明白燕喜此举之下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她这般做,已经不光是怨恨自己,而是对皇室颜面的挑战,虽然她说的并非谎话。

    笙歌浑身止不住的颤抖,震惊过后,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愧疚感笼上心头。

    “终是我害了她...”笙歌心神震‘荡’,泪水悄然而落,虽然轩辕煜料想到让她知晓真相过后会如此,可当见她如此伤心模样,他的心还是随之缩紧,仿若被一只手狠狠捏住了一般。

    “歌儿...”轩辕煜抬起手,指尖温柔的拭去笙歌脸颊上的泪水,他这番动作使得笙歌双肩忽然一颤,也使得自己猛然间回过神来。

    “你...不该责怪自己,她落得如今田地,皆是她自己所选,”轩辕煜不着痕迹的收回手,不慌不忙的递了块帕子却被笙歌拦了下来:“不用了,谢谢。”

    笙歌伸出手抹去泪水,但余光还是瞧见方才轩辕煜递来的手帕,竟是自己当初为他所绣,那笨拙而歪扭的鸳鸯戏水,那时还让燕喜笑话了许久。

    往事如风,却带着沙,再度‘迷’了她的双眼。

    “你这丫头,不必将所有事都揽在自己身上,若再哭下去,届时宸弟以为我欺负了你,非得将我这里拆了不可,”轩辕煜淡然温和的声音如同细‘浪’拍打在笙歌心头,原本是打趣的话,不但没有令她好上几分,反而哭的更凶。

    “轩辕煜...对不起...”泪眼朦胧之中,笙歌心口传来的痛楚终是让她抬头看向了对方:“对不起,对不起...”

    轩辕煜没有料到笙歌这一哭,自己不但没有安慰好,反而让她一发不可收拾起来,他起先有些慌‘乱’,但很快便也想明白其中缘由。

    “不必与我说抱歉的话,”轩辕煜突然伸出手将笙歌捞进了怀中:“若哭出来好受些,便尽情哭就是,无需顾虑太多,只当我是个枕头好了。”

    莫大的愧疚与心疼犹如洪水一般席卷了笙歌的所有思绪,面对鼻息间淡雅的清香,面对这熟悉的温柔,她终是没有力气伸手推开他,而是伏在他的肩上放肆的哭起来。

    “歌儿,若是道歉,也该是我才对,若非我的‘私’心,你与他早该在一处了,又何来其中这些艰险?你也不会因此吃诸多苦楚,说到底,今日局面,皆是因我一念所致,所以...”轩辕煜的手轻轻拍打着她轻颤的肩膀,声音低柔,目光如水。

    “别说了,”越是这么说笙歌越是心中难受,她伏在他的肩头,嗅着往日曾最令她心安的龙涎香气,狠狠的摇了摇头出声打断了他:“分明是我利用你在先,分明都是我在欺骗你,才会使你变成今日模样,你该怪我才对啊!”

    “歌儿...”轩辕煜很想告诉她,他不但会怪她,反而还要感‘激’她,如今为轩辕国除去王氏这枚毒瘤,又为他彻底摆脱那种任人摆布的傀儡政权,已经是他曾经所设想过的最好结局。

    而这个皇位,也在他曾经的设想之内,所以,他根本不会责怪笙歌,反而要感‘激’笙歌,感‘激’这个能够让他变成果断而尖锐的利器,同时又是他内心最柔软的存在。

    “事到如今,想必你早已经清楚当初我入宫的目的,纵使不是要做出大‘奸’大恶之事,又纵使是受人要挟,可我终究是欺骗过你,利用过你...”笙歌的手紧紧拽着手中的面具,在哽咽的说出这番话后,她狠狠闭上双眼,任凭泪水湿透了他肩头衣衫。

    “歌儿...”心中的话,每每到说出口时,笙歌却总是那般恰巧的打断了他:“虽然我不断安慰自己是因为受胁迫才会如此,可与你之间经历了那么多,纵然有‘阴’错阳差的误会和隐瞒,可你我之间的那些,也是的的确确存在过的,你叫我如何原谅自己?”

    轩辕煜的目光突然凝固,温柔拍打着她肩上的手也顿了下来。

    “轩辕煜...我怪你当初不将真相告诉我,更怪自己分明也是对你动了心的...”可是,更多的,则是从围场那次误将他当做是那个少年才对倾心相待,然而即便如此,曾经温柔似水的缠绵又怎么能当做从未发生过?

    轩辕煜明白她话中意思,期待却又害怕她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的身子僵硬了片刻,余光扫过屋外,突然轻咳了几声道:“一切都过去了,你无需想太多,只需记得自己的初衷是什么便够了。”

    “我的初衷...”笙歌如梦初醒的同时,只觉得心头方才的哀伤与酸涩皆被一股巨大的暖流包容起来,而这股暖流,便是轩辕煜带给她的。

    “轩辕煜,谢谢你,”笙歌直起身子离开了他的怀,她郑重其事的道谢令轩辕煜心中刺痛,脸上却还是那温润如‘玉’的浅笑。

    笙歌面对他这样的笑容,只觉得二人之间,好似又回到了当初时的模样,那时的她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而他温和善良,暖了她整个寒冬。

    四目相对,沉默间,诸多思绪翻涌而至,笙歌胡‘乱’的抹去泪水,此时冷静下来,想到方才自己失态之处,顿时与些懊悔的皱起了眉头。

    屋内安静下来,就在笙歌胡思‘乱’想之际,她的肚子传来了一阵声响打破了这片宁静。

    “呵呵...”轩辕煜忍不住笑出声,柔声道:“还未用膳么?”

    “恩...”笙歌尴尬的点了点头,轩辕煜目光向‘门’外看去,见方才提着食盒过来的萧离此时正远远站在院子里抬头望天,他心中一叹,道:“萧离,进来吧。”

    萧离听到轩辕煜的声音,顿时收敛情绪,低咳了一声进了屋子,笙歌此时更是神‘色’尴尬,也不知萧离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会不会将她方才失态之处都看到了眼里。

    索‘性’萧离只是简单的布菜之后便悄悄离开,轩辕煜见笙歌地埋着头良久没有抬起来,顿时伸手轻轻敲了敲她的脑袋:“再不吃便要凉了!”

    “啊?”笙歌回神,向屋外张望了几眼,戚戚然看向轩辕煜:“萧离什么时候过来的,他有没有看到我们方才...”

    “放心好了,”轩辕煜安慰道:“萧离是个有分寸的人,况且,方才我们并没有什么出格之处。”

    笙歌想了想,也释然下来,她接过轩辕煜替她盛的汤,刚喝了几口,忽然惊疑道:“萧离是不是早来了,否则怎么知道多备一副碗筷?”

    轩辕煜微微一怔道:“平日他都与我一起用膳而已,你多想了。”

    “哦...”笙歌这才安下心,一顿饭吃的极其安静,二人各怀心事,直到夜‘色’愈发深沉,笙歌才收了心思站起身道:“我得回去了。”

    “不急,”轩辕煜起身拦住了她,在笙歌疑‘惑’下他走出屋外对萧离吩咐道:“去传轿辇过来。”

    守在院外的萧离闻言也不迟疑,当下就理解了他的意思,顿时离开,笙歌走到屋外,起初有些疑‘惑’,但很快也就明白了轩辕煜的用意。

    “此时宴席上歌舞升平,但难免也有些人会四处走动,清心殿的位置不比此处偏僻...”轩辕煜回头看到笙歌脸‘色’不好,出声解释,笙歌轻叹了一声打断了他:“我明白的。”

    “歌儿...”笙歌的一声叹息很轻,却还是犹如一记重击敲打在轩辕煜的心头,他很想亲手抚平此时她紧皱的眉间,却知道自己早已没了这个资格。

    “这段时间,我时常想着,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笙歌抬起头,望着漆黑夜空中孤零零的那轮皓月:“或许只是心中的一个执念而已。”

    轩辕煜心头一颤,凝视着笙歌略微发白的侧颜,他的面上渐渐浮起一层忧‘色’。

    “当初我本就身处困境,那时只想着一死了之,是他的出现,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希望...”笙歌的思绪又飞回曾经那个绝望的夜,那间黑暗‘阴’冷的田间仓库里:“纵使之后我独自一人活的艰难小心,却也是因为那个承诺支撑着我一步一步走到如今,那时我只觉得,这个世上唯一还与我有过牵绊的人便只有他了,而到了今日,我心愿已成,却不想成了他的负累。”

    “笙歌,你不该这般想的...于宸弟来说,你根本不是他的负累,而是...”轩辕煜出声安慰,笙歌却是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这件事若放在普通人身上,我又怎么会这样去想,可他毕竟不是一般人,而我的身份,同样已经不是叶念安了,这其中牵着了太多,其实你也知道,如今,我不想牵累了他,亦不想牵累了更多人。”

    “笙歌...”轩辕煜皱眉,本想再说,萧离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了院外,见他二人似在说话,便也没有上前打扰,他抿了抿‘唇’,咽下了口中的话。

    笙歌自然也看到了萧离,她苦笑了一声,收回落在天际的目光看向轩辕煜道:“不必担心我,照顾好自己,今日...谢谢你。”

    谢谢一词,轩辕煜这夜已经听的不止这一次,他心中苦涩,面上却是浮起淡淡的笑意道:“回去吧。”

    笙歌点了点头,虽故作轻松,但她心中的沉重,轩辕煜通透的心思又怎会看不出来,眼见笙歌随着萧离出了院子踏上轿辇,这一刻他突然有些慌张,一种即将就要失去对方的恐慌从心底蔓延开来。

    他上前几步,嘴角翕动,却不知该说些什么话,很快,他便沉下了脸‘色’。

    他早就已经失去她,又何谈再一次失去?

    良久之后,这座竹林深处的小院里,独留他一人身影伫立其中,清冷的月华洒在他的周身,泛起霜雪般的光华。

    “歌儿...如今境地,是我一手造成,亦该由我来承担,”轩辕煜望着那条清幽的竹林小径,似乎想到了什么,很快,他心中已然有了决定。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