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极品贴身家丁目录 > 第313章 你戴绿帽子了?

第313章 你戴绿帽子了?


    燕七故作为难,挠挠头:“难道,真有滴血验亲这回事?”

    林逸鸿一瞪眼睛,得意道:“当然有这回事,不信,你问问林若山。.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林逸图在一边叫号:“林若山,你若还是个男人,就乖乖的承认,别让我瞧不起你。”

    林若山被触及了逆鳞,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低着头,声音很小的说:“的确有……有这回事……”

    “哈哈!”

    林逸鸿笑的格外开心:“燕七,你听到了,连林若山都亲口承认了这件事情,这还有什么疑问吗?这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啊。”

    林若雷吃够了憋,现在终于来劲了,虽然不敢跳上高台,但也站在一边,呲牙咧嘴,大吼大叫:“燕七,你到底安的什么心?竟然让林若山执掌林家?他根本就不姓林,你知不知道?你啊你,竟然自作聪明,让林若山挡我爹的道,真是打错了算盘。哈哈!”

    有些族长虽然同情林若仙,但对于林若山,他们全都是摇头否决的态度。

    “不行,不行,林若山滴血验亲没有通过,这是事实,他不是林家子,绝不能执掌林家。”

    “就是,这与林若山是否有才并无关系,关键在于,他虽然姓林,但和林家真的毫无关系啊。”

    “难道林家没人了,要一个外人上位?”

    ……

    所有人都持否定态度,有些族长甚至于很‘激’动,站在椅子上,怒视燕七,气得瑟瑟发抖。

    看着众族长同仇敌概的模样,林若山心如死灰。

    林若仙秀眉紧蹙,不知如何应对,更不懂燕七有何妙计扭转乾坤。

    林逸鸿很满意众人的反应,笑看燕七:“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滴血验亲,已经将林若山给革除在外,我不合乎规矩,谁能合乎规矩?”

    燕七哈哈大笑,眼眸在林逸鸿、林逸图,以及众人脸上扫过,一字一顿道:“问题在于,滴血验亲,本就是荒谬、错误、毫无道理的谬论,而你们,却将这件荒谬、错误、毫无道理的谬论奉为圭臬。你说你们这些人,该有多么无知,该有多么可笑?该有多么的可恶?”

    众人闻言,不由得愣住了。

    “燕七这厮,何出此言啊。”

    林逸鸿气呼呼一拍桌子:“燕七,你真是太过分了,你竟然说滴血验亲是荒谬之举?你这是信口雌黄。难道,当着林族众人面前,你要耍无赖吗?”

    “切,和你耍无赖?至于吗?”

    燕七冷冷一笑:“今天,我就要你来见识一下,滴血验亲是多么的可笑和荒谬。”

    他挥挥手:“来人,有请郎中,带上道具。”

    王直白等家丁,将三十个郎中请了进来。

    林震这个小屁孩,赶着猪、狗、牛,闯进了林家祠堂。

    我去!

    众人都惊呆了。

    林家祠堂本来是庄严之地,进来一帮郎中也就罢了,竟然连畜生也闯了进来。

    闷闷闷!

    汪汪汪!

    夯夯夯!

    猪、狗、牛俱都叫了起来。

    严肃的林家祠堂,立刻变得热闹起来。

    众人目瞪口呆,茫然无措。

    燕七招手:“来,郎中上台,林震,把畜生赶到最前面,让它们排队站好。”

    林逸鸿气的鼻子都歪了:“燕七,你这是何意?堂堂林家祠堂,庄严圣华之地,竟然被你‘弄’得如此乌烟瘴气,你这是诚心要亵渎林家的列祖列祖吗?”

    燕七哼笑:“亵渎之语,先放一边,现在,咱们重点讨论的是,滴血验亲到底是不是荒谬、错误之论!而且……”

    他斜眼看着林若雷,又看了看林逸鸿,不屑一笑:“林逸鸿,你生‘性’狡诈,‘阴’险卑鄙,但林若雷这家伙却是个草包,装‘逼’不成反被干,智商几乎为零!我严重怀疑,林若雷不是你的儿子,这家伙没准就不是林家子。”

    “放屁,你简直是在放屁!”

    林逸鸿急了:“燕七,你这是信口雌黄。”

    林若雷也懵了:“燕七,你凭什么这么说?你敢污我的身份,简直不可理喻。我就是在林家大院接生的,难道还能有错?”

    燕七不屑道:“在林家大院接生的,就一定是林家子?难道就不能抱错?被掉包了?”

    林若雷气急败坏,站在台下,气的直跳脚。

    众人也都诸多非议,觉得燕七是没事找‘抽’。

    燕七哈哈一笑:“怎么,你们觉得我的推理不对?呵呵,那你们要先证明你们的确是父子关系啊。既然如此,咱们就来一场滴血验亲,如何?”

    “神经病!”

    林逸鸿一声冷喝:“你不过是个林家小小家丁,有什么资格给我做滴血认亲?我们是不是父子,和你有什么关系?真是神经。”

    “怎么可能没关系?”

    燕七笑看林逸鸿:“你不是要做林家家主吗?既然你要做林家家主,自然要保持你的血统是纯正得林家血统了。而且,你做了林家家主之后,林若雷就是下一任家主,他的身份若不确定,凭什么做下一代家主?”

    “这……”

    林逸鸿变得犹豫起来,他觉得是被燕七牵着鼻子走。

    凭什么燕七‘弄’出一个莫须有的事情,就要我配合?

    林若雷是我儿子,长得也像我,这还能有假?

    燕七这厮,真是没事找事。

    “怎么?林逸鸿,你不想做,还是不敢做?”

    燕七‘激’将林逸鸿:“你怕了?不敢做滴血验亲?那你还有什么资格做林家家主?你这是心虚啊!人家林若山和林逸轩都做了滴血验亲,你凭什么不做?哈哈,林逸鸿,你该不会被你媳‘妇’戴绿帽子了吧?哎,做男人好难哦……”

    “你给我住口!”林逸鸿气的鼻子都歪了。

    这不是说他妻子偷人吗?

    林逸鸿的妻子就坐在下面,听着燕七说话很气人,站出来,看着燕七,面红耳赤:“小小家丁,如此嚣张,我何时偷过人?好,那就滴血验亲,当我怕你似的。”

    林若雷也憋不住了:“滴血认亲,我才不怕,真金不怕火炼。”

    林逸鸿心里也明白。

    若是硬‘挺’着,不做滴血认亲,燕七一定会从中作梗,不让他成为林家家主。

    这一关,必须要过了。

    林逸鸿无奈,怒视燕七:“好,不就是滴血验亲吗?我做!”

    “这才乖嘛!”

    燕七哈哈大笑,向郎中摆摆手,大叫一声:“放血!”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