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目录 > 第212章 化骨粉

第212章 化骨粉


    我嘿嘿一笑,我知道了你的秘密,你现在巴不得要毒死我,我还是小心点为妙。.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说着,拿起一块糕点,拿出了望闻问切四**宝,试了试有没有毒。

    沈无双鄙视道,懦夫!

    我不以为然道,俗话说的好,百年修得同船渡,小心使得万年船啊。沈无双取过一块糕点,放入口中。我见没有毒,也实在是太饿了,一口塞了几个,这桂‘花’糕差点没把我噎死。

    我指了指茶杯,沈无双倒了一杯茶,说,点心没毒,茶有毒哦。

    我哪里顾得上这个,大口大口喝了下去。

    这吃相实在不敢恭维,沈无双问,你怕不怕死?

    我口中塞满食物,支吾道,怕的要死!难道你不怕?

    沈无双黯然道,自从两年前,我沈家被满‘门’抄斩的那一刻,我的心便已经死了。我心说那你岂不是成了僵尸了,不过碍于情面,也没好意思说出口。

    沈无双接着道,我之所以苟且活下去,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还先父一个清白!

    我暗想,沈正道清白?我怀里还有几万两你们沈府的银子呢,这些银子来路可不清不白。不过转念又想,沈家大管家沈万三乃经商奇才,这些银子,也有可能是沈家产业积累。

    空印一案,牵连甚广。整个户部连根拔起,这在整个大明历史上绝无仅有,整个帝国财政差点因此瘫痪掉了。这几年周、明边界战事连连,东夷、南诏虎视眈眈,要不是接任的谢士廷起死回生,整个大明都有些岌岌可危了。

    沈无双问,你想不想知道,先父为何要被皇帝诛杀?

    我说摇头说不想。

    这种事情,还是少沾惹为妙,虽然事情过去了两年,直到现在,还有锦衣卫四处清缴空印案余孽。只是谁也没有料到,沈无双摇身一变,变成了皇帝特别顾问,这一招棋,走的巧妙。

    沈无双却不理会我,兀自道,其实沈家的这场灾难,起源于两年前。我记得,那日是夏至,有个神秘客人来拜访先父,并带来了一件东西,两人在书房里大吵了一架。我父亲向来‘性’格仁厚,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发那么大的火,还摔碎了宋代的一个景德镇瓷器。

    自那件事后,家父就心事重重,长吁短叹,直到中秋那日,全家团聚赏月,家父将我叫到书房,把那东西‘交’给了我,两日后,锦衣卫包围了沈府,我将那东西藏了起来。后面的事,想必你也知道了。

    我心中震惊,当时朝廷治罪沈正道,是因为地方计吏预持空白官印账册至户部结算钱谷,引得皇帝震怒。原来这只是一个借口,皇帝整治大臣的办法多如牛‘毛’,本来这件事没有必要小题大做,其关键原因,还是因为沈正道手中的那件东西,有可能触及了皇帝的底线。

    虽然这是一件惊天大事,但好奇心还是驱使我问道,沈大人‘交’给你的是什么东西?

    沈无双沉声道,先皇朱悟能的起居注。

    原来如此,这种事情涉及到皇家**,估计沈正道在接下这东西的时候,已经预料到沈家会遭到大劫。我开始后悔,得知这种**了。我下山之后,遇到的许多事情,都好像与两件事有关。一个是先皇朱悟能的生死之谜,一个则是秦三观与冥山传说。

    我问,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沈无双道,我需要你帮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

    我现在行事不太方便,沈管家又被锦衣卫、登闻院的人紧盯不放,唯有请你帮我这个忙,把那本起居注取出来,‘交’给四合堂内庄中一个叫东‘门’拔蜡的人手中。

    东‘门’拔蜡?

    我差点没吓一跳。当初西‘门’吹灯让我入京‘混’入六扇‘门’,就是让我去找这个东‘门’拔蜡。可是打听了许久,都说六扇‘门’中没有这个人,原来他进入了四合堂内庄?

    沈无双道,当然,他也可能不叫这个名字。

    我说这种掉脑袋的事情,我为何要帮你?

    沈无双淡淡一笑,第一,我可以带你出皇宫,如今满皇宫都再抓刺客,要是没有我的掩护,你确信你能逃得出去?

    我说你不怕我出去之后反悔?或者,我把你的事情告诉锦衣卫?沈无双摇了摇头,你不会的,若真如此,也怨不得别人,只能怪我这双眼看错了人。

    我道,这个条件,还不足以打动我。

    沈无双又道,第二,我可以给你很多钱。沈家虽然满‘门’抄斩,但也不要小瞧我们沈家的实力,空印一案所查封的沈家资产,不及十一。就算京城首富张百万,他家中资财,在我们沈家眼中,也不过是小巫而已。

    我问道,那个神秘人找到你们沈家,是不是看中了你们沈家的财力?

    沈无双道,你可以这么认为。

    我说这个条件,依然无法打动我。

    沈无双站起身,来到我身前,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双手解开了衣衫,她身上衣衫滑落在地上,‘露’出了半‘裸’的曼妙躯体。她说道,第三,只要你答应,今晚,我就是你的人了。

    我虽然不是柳下挥,能够做到坐怀不‘乱’,但若刘祯平视这种事情,我也做不出来。更何况,我有喜欢的人了,这沈无双竟然‘色’‘诱’我,真是岂有此理,我大义凛然道,一晚不够,至少两晚!

    沈无双道,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我举起右手道,君子一言!

    沈无双道,八马茶业!

    我说那还等什么,良辰美景奈何天,赶紧钻被窝吧。

    正在此时,有脚步声传来,我耳力好,连示意她噤声,紧接着有太监在外面道,娜娜莉顾问,皇帝有急事诏见。沈无双淡淡道,知道了!

    她穿好衣服,在我耳旁吹了口气道,今天你运气不好哦。

    我无奈笑笑,我运气向来不好。

    沈无双走后,我躺在了‘床’上。不久前与薛仁凤对的那一掌,着实让我受伤不轻,不过我也颇自豪,竟能接下来大内总管的全力一击,若在以往,恐怕早已死翘翘了,看来,在惊神阵内遭遇,对我武功还是有莫大帮助的。

    我答应了沈无双要取那份皇帝起居注,而且,我对上面的内容也十分好奇,究竟上面写的什么东西,竟让朱润泽对沈正道动了杀机?一阵倦意涌来,我睡了过去。

    醒来时,已是天亮。沈无双早已回来,在我身旁侧身而眠,我刚一翻身,便惊醒了她。

    昨夜见你睡得香甜,便没有惊动你。今天我要去国子监授课,我来想办法把你带出去。

    有宫‘女’在外面问道,娜娜莉顾问,早膳已备好,不知是送到您房间,还是去膳房用餐?

    沈无双吩咐道,送过来吧。

    没多久,五六个宫‘女’送来了早餐,有油条、白粥、豆腐脑、‘花’卷儿、‘肉’包子,还有寻常人吃不起的茶叶蛋。沈无双让个宫‘女’出去后,我才出来,两人各怀心事,并没有过多‘交’流。

    吃罢早餐,换了茶水。

    沈无双吩咐道,让小顺子过来见我。

    没多久,一个鼻青脸肿的小太监走了进来,见面就下跪道,给先生请安。沈无双问道,小顺子,你入宫多久了?小顺子低声道,回先生,三天了。

    沈无双道,刘公公、宋公公待你如何?

    小顺子回道,情同父子。

    沈无双叹了口气,既然情同父子,你脸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听说他们欺负你,把你给打了?小顺子连辩解道,是小顺子初来乍到不懂事,怪不得刘公公、宋公公。

    沈无双说,没关系,从今天起,再有人欺负你,我帮你做主。

    小顺子一脸感动,连连磕头,差点哭出声来,沈无双叹了口气,将他扶起来,道,苦命的孩子啊,在宫外多好,非要来皇宫趟这个浑水。说着,沈无双倒了一杯热茶,递给他道,喝了吧,暖暖身子。

    小顺子说不敢。

    沈无双不悦道,怎么,让你喝就喝,哪来这么多事。

    小顺子感‘激’涕零,连忙道谢,端起茶一饮而尽。紧接着,他全身僵硬,双手捂住喉咙,眼睛圆瞪,说不出话来,不到几息,他全身瘫软,气绝身亡。

    我在屏风后瞧的心惊‘肉’跳,这沈无双做事,竟如此狠绝。

    沈无双道,出来吧。

    我上前试探了下小顺子鼻息,她道,不用试了,这是河豚之毒,一滴可毒死大象。昨夜我还在考虑,要不要给你一针来着。

    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暗责自己放松了警惕,要她真给我来一下,按时辰估算,我现在已到达奈何桥了。我说你为何杀他?沈无双不以为然,人都死了,还愣着干嘛,还不把他衣服脱了?

    脱衣服干嘛?

    沈无双道,从现在起,你就是小顺子了。记住,是你欠了他一条命。

    我见这小顺子年纪不大,眉宇之间与我有四五分相似,心说对兄弟对不住了,杀你的人叫娜娜莉,到了阎王面前别报错了名字。我将他衣衫除下,沈无双从怀中取出一个‘药’瓶,洒在他身上。

    一阵青眼冒起,没多久,小顺子便成了一摊黄水。

    我不由咂舌,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沈无双若无其事道,海公公研发的无公害化骨粉,无‘色’无味,安全环保,乃杀人越货必备,你要需要,我送你一点。

    我汗‘毛’倒竖起来,心中后怕,暗想等我出去,一定要找个寺庙还愿,跟沈无双这种人过了一夜,还能毫发无伤,我真是八辈祖坟冒青烟啊。

    Ps:我在公众平台(三观犹在)发表了一个中篇古言爱情小说《鳖相公》,喜欢这一类型的,可以去看看哦。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