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目录 > 第1003章 战五渣

第1003章 战五渣


    一年出不来几匹,如今有的,大约都送去贵妃那了。。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

    别说她,就是皇后那能不能有也不好说。

    这等料子,做衣裳也舍不得,她竟做了鞋子。

    怎么可能是边角料,这鞋面也费料子!

    边角料,就是做个荷包赏赐给人,都是好东西了。

    “前儿见娘娘穿了一身米黄‘色’的袄子,上头那个‘花’纹真是好看极了。衬着娘娘的眉眼,奴才半晌没敢上前请安呢。硬是觉得,是哪里的仙子下了凡的呢。”林答应笑着道。

    “可不是么,娘娘生的好看,就不说是这些个绫罗绸缎的,便是粗布衣裳啊,也是美的很。”武答应接话。

    叶枣看过去,就觉得武答应这体重是没降了。

    这位……降位之后还是能吃,一直保持两百来斤没动过……

    说话间,就见锦妃和吴答应,文常在进来了。

    各自见礼坐定,后头众人陆陆续续的都到了。

    皇后也就出来了。

    当然第一眼就看见了叶枣。

    叶枣行礼也不敷衍,反正她是贵妃了,也不必跪着。只福身就是了。

    皇后忙叫了起,笑着道:“咱们贵妃娘娘啊,本就生的好。不打扮好看,打扮了也好看。今儿这素‘色’的衣裳穿着,也是叫人移不开眼。咱们皇上真有福气呢。”

    “娘娘这话说的叫臣妾自惭形秽了,能伺候皇上和娘娘您,是臣妾的福气呢。”叶枣笑着接话。

    “还是个嘴巧的。怪道皇上疼你,本宫瞧着也疼你。”皇后笑道。

    也看不出她的真假来,说的倒是一本正经的。

    叶枣笑了笑,就不说这个话题了。

    皇后又问裕贵人:“孩子们可彻底好了么?”

    这也过去好几日了,七阿哥和三格格那一日夜里就退烧了,次日里就都好了。

    “多谢娘娘垂问,回娘娘的话,都好了。”

    裕贵人忙道。

    “我没有什么子‘女’缘,倒是希望你们都儿‘女’绕膝。”皇后笑着。

    禧妃赔笑:“臣妾们的孩子,都是皇后娘娘的孩子。都要叫您一声皇额娘的。”

    “好了,你们几个小的就回去吧。咱们几个,给太后娘娘请安去吧。”皇后笑着摆手,也不接禧妃这句话了。

    如今够资格给太后请安的,贵妃以及两妃不必说。

    悫嫔,祺嫔,瑞嫔,也都可以了。

    于是,皇后在前,七个人带着自己的奴才们,浩浩‘荡’‘荡’的从坤宁宫往寿康宫去。

    皇后前头坐着撵刚起身,叶枣后头紧跟着。

    、贵妃的撵,是八个人抬着的。仅仅比皇后的少了四个人罢了。

    后头妃位上的是六个人,嫔位只有四个人。中间还有一个贵嫔,也是四个人。不过如今宫里没有贵嫔这一位份罢了。

    不多时,就从坤宁宫到了寿康宫。天气也渐渐的暖和起来。

    毕竟太阳出来了。而叶枣去坤宁宫那会子,天还不算大亮了呢。

    叶枣在撵上打了个哈欠,就看着皇后的背影。

    皇后今儿穿着大红的旗装,头上的牡丹‘花’冠很大,金灿灿的。

    迎着朝阳,看着她漆黑的头发,叶枣的疑‘惑’越来越大了。

    皇后的脸‘色’是真的好多了,这不是用脂粉遮盖出来的,而是她真的红光满面。

    叶枣想,如果她都发现了,那么禧妃等人也会发现吧?

    皇后……怎么会好的这么快呢?

    寿康宫,皇后等人进来,就见九公主和她的‘女’儿茉雅琪都在呢。

    各自见礼,太后摆手:“都坐吧。”

    皇后坐在太后左手边第一个位置,叶枣就坐在了皇后的对面。

    “皇额娘气‘色’不错呢,瞧着比前些时候还年轻。”皇后赔笑。

    “你气‘色’也不错。这样就好,之前病歪歪的总叫人看着着急。你是中宫皇后,你好好的立着,这宫里就‘乱’不了。那些个歪魔邪道的也就不能做鬼。”太后淡淡的。

    叶枣冷笑了一声,端起茶喝了起来。

    太后还真是八百年也不见变化,没事就要刺‘激’一下她。

    歪魔邪道?呵呵,她就是!怎么着吧?

    皇后立着就能压住她了?真是逗。

    “贵妃笑什么,难不成哀家说的不对?”太后哼了一声,看过来。

    “太后娘娘当然说的极是了,这歪魔邪道有太后娘娘您镇着,想必是不敢出头的。您说呢?”叶枣笑盈盈的,很无害的看过去。

    我这个歪魔邪道,可叫您老压得住啊?

    太后哼了一声,不与她继续纠缠,又问起了禧妃四阿哥的事。又问裕贵人。

    自打锦妃明确站在贵妃身后,太后就对她不理不睬了。

    锦妃倒是淡定,还巴不得呢。

    叶枣一直含笑听着,她一直都无所谓啊。

    九公主瞅着太后说完了话,就笑道:“贵妃娘娘这一身衣裳料子好看的紧,却不知是贡品里头哪一种?我竟没见过。”

    这流云缎,是稀罕物。

    可九公主也不见得没见过,她就是故意的。

    这样好的,皇额娘都没有呢。

    “九公主不认识也是有的,这的确不是贡品。这是江南的流云缎啊。我那还有一匹品红的,回头叫人给公主送来。”叶枣说着:“不过公主穿着不合适,给茉雅琪穿。”

    九公主就没话说了,她是想叫贵妃说出不是贡品来,叫皇后嫌弃她的。

    可她这么直接大方,她就不会回答了。

    九公主在宫里的时候,是小透明,‘性’子软糯。

    去了‘蒙’古这几年,也一直是忍着憋着让着。

    ‘蒙’古‘女’人又不爱这么斗,人家都是不满意就直接出手的。

    没人与她打架,更没有与她斗。因为阿信达都不必争,心思压根儿不在她这里啊。

    生孩子之前,一两个月见一次。

    生孩子之后,半年见一次都是多的,后来就再也不来了。

    也就只能是宴会之类的场合见一面。

    她又对阿信达没心思,所以阿信达的宠妾也好,嫡妻也罢,谁也懒得算计她。

    所以,她哪里是个会算计的?就算是想给贵妃拉仇恨,也是做不到。

    倒是茉雅琪,哪里见过这样的好衣料?

    四爷虽然也赏赐她们母‘女’不少,可这样不在贡品中的特殊东西,肯定见不着。

    这会子听了,忙甜甜的谢过了叶枣。

    太后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九公主,到底没说话。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