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女皇十二钗目录 > 第四百二十章 响彻云霄的悲鸣

第四百二十章 响彻云霄的悲鸣


    康正帝见她们宁可看着,她推车中里的‘女’子一息尚存的吐血挣扎。。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也不愿意把她们放进去,寻求治疗。

    便忽然笑了起来。

    她‘抽’出藏在推车上,小兵背下的剑之后,忽然消失了。接着,大家看见的,是一个笑容狰狞,眼底尽显修罗杀气的‘女’子。听见的,除了是自己身边人的哀嚎,就是看不清动向的这个‘女’子,从喉口中,不停地发出如同动物发威的那种低鸣之声。

    护军百姓,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如果硬要说有,那就是,她们平添了尸体的数量。

    没有立刻就死去的人,伤口上的紫黑‘色’火焰也根本无法熄灭。她们不断地往城里奔跑求助,可是谁碰到那紫黑‘色’的火焰,便也会跟着燃烧。

    远处跟着康正帝一同去的死士和锦衣卫,站在城墙外不够弓箭手‘射’程的树林里。 远远地看着她们一向尊崇的皇帝,已经疯了的样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晋州出了这样大的问题,淮州的大月氏军队必然也是有所察觉。一小队斥候觉得奇怪,便慌忙回大月氏的驻军去报告了。

    康正帝已经完完全全地暴走了,她似乎杀红了眼,根本不再记得什么军民之分。她现在,甚至都不像是夺城池。而是像在屠城。

    所有的百姓,所有的士兵,康正帝都一视同仁。而且,她眼里,似乎这些人,都不是人。只是挡住她的什么东西。

    那紫黑‘色’的火焰烧完了人体的‘毛’发和皮肤,就变成了孔雀青的颜‘色’,远远望去,甚是……妖‘艳’好看。一大片的孔雀青‘色’的火焰里,还裹着赤橘‘色’,明‘艳’‘艳’的一片,火海里的人逃窜着满地打滚。这孔雀青的火焰虽然已经可以扑灭了,可是烧伤到这种程度的人,扑灭了自己身上的火焰,也再无存活的希望了。可是,一时间还死不了。她们还会一直在痛苦中苟延残喘,甚至有人躺在那里,只求谁来了断了她的生命。

    呼吸管的严重灼伤,让她们根本说不出话来。皮肤也烧光了,有些都‘露’出了森森的白骨。疼都喊不出口,倚靠本能的扑灭了自己身上火焰的人们,忽然有些后悔。她们忽然觉得,宁可被烧死了,也比现在痛快一些。

    康正帝看着满地打滚的人们,却笑了。

    你们,知道我的感受了吗?

    和我一起悲鸣吧!

    就是这种感受!

    总觉得还是有希望的,可是,静下来一想,已经非常清楚。完全就是死路一条了。可是,还没有死,为了那一丝希望。就要疯了。或者,已经疯了。

    “哈哈哈哈哈——”康正帝笑着,却忽然有一只箭头,没入了她的肩膀。

    康正帝闷哼一声,却没有喊痛。

    一个踩着轻功的‘女’子,再度大开了杀戒。

    丘莼也在远处看见了,她大惊失‘色’,却怒喝地说道:“抬大炮来!*!都抬来!”

    死士们已经跟到了城里,她们有几个,已经冲到了丘莼身边的统帅参领身边。

    一场恶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拉开了序幕。

    穆子英在军营里,从斥候的口中,得知有一个‘女’子突然闯入敌方城池,不管不顾的打开杀戒,心底忽然有一丝怪异的疑‘惑’。

    她立刻下令去寻陛下。直到遍寻无果,这才白了一整张脸。

    她犹豫着。

    穆子英在不知道任何荣都内的事情的情况下,忽然被人暗杀。她和她的母亲穆良‘玉’察觉出,这种身手,恐怕就是传说中的锦衣卫的时候。她的母亲,为了给她争取逃跑的时间,被杀了。

    即便是临死,穆良‘玉’都告诫穆子英,叫她千万不能再度叛逃。她的母亲,告诫穆子英,说是一定有什么误会在其中。

    然后,穆良‘玉’死不瞑目。

    后来,独孤染珂拦在了锦衣卫面前,才救出了穆子英。穆子英这才在事后,才得知,南宫紫晨被毒之将死的罪魁祸首,竟然是穆子衿。

    穆子英咬紧了牙关,她紧了紧拳头。

    而与此同时,荣都的皇宫里,也‘乱’成了一片。

    唐越知道康正帝走了之后,立刻捂着肚子,跑到了翊坤宫。

    百里凌风去过翊坤宫之后,便向建章宫跑去。

    “你家主子呢?”百里凌风对轩辕林楠的陪嫁说道。

    轩辕林楠的陪嫁邵童怯生生地回道:“回、回禀凌傛华,奴才……奴才家的主子……轩辕瑶章、轩辕瑶章他……”

    “轩辕府上的下人怎么*的!”百里凌风忍不住有些想发怒。

    邵童赶忙磕头道:“回禀凌傛华,主子获得陛下允准,早就出宫了。”

    “出宫?”百里凌风惊讶极了。

    轩辕林楠要是永远出宫的话,理应发丧才对。这种出宫,究竟是怎么回事?莫非是和康正帝一起去了战场?

    “什么时候出宫的?”百里凌风问道。

    “回禀凌傛华,奴才的主子出去有半个多月了!”邵童说道。

    百里凌风满脑子的疑‘惑’,难道陛下早就想好了要这么做?

    康正帝看着丘莼逃跑的身影,狰狞地笑着,便冲了过去。

    所有的人,只要挡在康正帝前面的,不管是她的死士还是敌军。她都已经无法分辨,她只是手持着一把绝世妖刀,浑身散发出紫黑‘色’的火焰,像是一个披着紫黑‘色’披风的修罗将军,向丘莼奔去。

    大家都不敢再出现在她前奔的路上,可是,似乎这样也不够。她浑身扬起的紫黑‘色’火焰一般的气息,越发的所向披靡,面积也越来越大。不过一个时辰,整个晋州城内,都被紫黑‘色’的火焰,吞噬起来。

    穆子英也带着军队冲了过来。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连攻几个月没有拿下的城池,竟然就这样,四处充满鬼哭狼嚎的哀鸣声。似乎,算是拿下了。可是,这已经,成为了一座死城。

    穆子英害怕极了。

    这种屠城,对于梦瑶国最后几座州城的攻打,是极其不好的。梦瑶国只剩下了最后八座州城。

    一旦出现了屠城,原本归顺了大月氏的士兵们,又会怎么看这件事呢?

    穆子英现在真想抓着康正帝的衣领,问她到底在想什么!

    可是,当她看见浑身是血,连手中的剑都看不见一丝金属‘色’的康正帝时,穆子英惊呆了。

    她心底的恐惧,让她根本有点挪不动脚。

    这是曾经和她母亲,还有她一同在军帐里秉烛夜谈,商议如何以最小的伤害拿下晋淮的康正帝吗?这是那个听说丘莼把百姓当‘成’人‘肉’盾牌,就难过的站在阵前,痛哭大骂丘莼豺狼之心的康正帝吗?这是,那个对全军将士,说道,不管是月氏还是梦瑶,她希望每一个人都能活的像人的那个康正帝吗?

    这个人,是谁?

    穆子英觉得恐惧极了。

    所有的百姓,所有的军士,都在紫黑‘色’的火焰里打滚,哀嚎。还有许多是孩子。

    连丘莼,最终都没有对孩子出手,没有让她们去做人体‘肉’盾。而康正帝,眼前这个看不清是谁的‘女’子,竟然毫不犹豫的挥刀,把孩子们也杀了。

    忽然之间,她跪在地上,抱着头,发出了绝望又痛苦的哀嚎声。这声音,辉映着四周的惨状。这声音,参加在周围的凄惨哀嚎里。这声音,比一切哀嚎,似乎还要惨烈。

    她不是在为自己。所以她的哀嚎,更加冲击了人们的灵魂。

    发生了什么事?

    死士们也远远地站着,没有一个敢靠近的。锦衣卫们也停止了追丘莼的脚步。

    康正帝泪流满面的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丘莼向军火库房跑了过去。

    康正帝忽然像一头猛兽一样,一跃而起。

    所有的人,不分敌我,都害怕极了。

    而康正帝却忽然消失,再度出现的时候,是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闪现在了丘莼身边。她一手将丘莼的头狠狠地按在了土地里。另一只持剑的手,迅速地挑断了丘莼的手筋和脚筋。

    丘莼的指头,明明只差一寸,就能抓到*竹筒。

    而现在,她满地打滚,可是手脚都抬不起来,喉口也被紫黑‘色’的火焰灼伤了。

    康正帝坐在一旁,‘露’出一排森白的牙齿,笑着发出奇怪的声音。

    死士大喊一声:“陛下!——”便扑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荣都的皇宫里,唐越褐绿‘色’的眸子,惊恐的看着南宫紫晨。搭在他脉搏上的手指,一直没有离开。

    “仁德君?”南宫虹夕嘴‘唇’发白地问道。

    慕容浅秋也很害怕,他看着南宫紫晨的安静容颜,却一丝的生气再也感觉不到。

    柳书君站在翊坤宫明成殿的‘门’口,有一种狂躁的不安,这种恐惧就像是传染病。秦楚笑凌厉的峨眉也紧锁起来,他轻声喃喃道:“偏偏是这个时候……”

    “仁德君!仁德君?”

    明成殿里忽然传来了慌‘乱’的声音。

    萧烬从明成殿走出来的时候,一脸惨‘色’。柳书君眉心紧蹙,忍不住问道:“萧倢伃……?”

    萧烬紧锁眉心,看着柳书君,动了动嘴‘唇’,终于还是没能说出口。

    可是梁斐芝的声音,却响彻了整个明成殿:“晨修仪——殁!”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