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神殒之星目录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莫名施惠

第一百六十五章 莫名施惠


    脚底猛然袭来的巨力使得孤星心一惊,一股强烈的不安涌心头,脑思绪飞转,思索着每一种可行的应对之策。。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

    情势紧迫之下,无数个念头在孤星的脑海掠过,可还是找不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良策。

    在孤星苦思无果之时,身体倏地一沉,再也维持不住悬浮着的身体,整个人犹如天空被猎人‘射’下的鸟儿,极速地向下坠去。

    孤星紧紧拉着许蕊,在那同一时刻,二人如流星般向着陨落之地坠下,永远逃不出那既定的轨迹。

    眼瞧着下方的封印越来越近,所做的一切努力将要化为泡影,孤星紧咬着的牙关咯咯作响,他的心充满了不甘,充满了愤恨,何以会在希望的终点落败?

    脚下的金黄光幕犹自‘荡’漾着细微的‘波’纹,那是刚刚冲击封印时,魔皇以自己族人的意念所为。

    细微的‘波’纹自封印的心扩散至四周,孤星看向脚下极速接近的封印,这一幕映入眼,倏地,孤星的眼闪过一丝‘激’动的神‘色’,看向许蕊急急道:“姐姐,我们彼此使尽全力攻向对方!”

    “姐姐,没时间了!”孤星见许蕊的眼尽是犹豫,陡然松开许蕊的皓腕开口催促道。

    许蕊看向孤星,瞧他自信而焦急的神‘色’,心蓦地一狠,咬牙向孤星全力攻去。

    与此同时,孤星也使出十二分的力道攻向许蕊,两人四掌相‘交’,一股强力的冲击自接触的手掌间扩散开来。

    在那强力的冲击之下,孤星、许蕊相向飞出,两道身影似是天际的彗星从封印空划落出去。

    过了好一会儿,闻听两声重击,孤星、许蕊堪堪落地,紧接着,两人苍白的面‘色’蓦地涨红,一口浓浓的鲜血喷将出来,远远地飞溅出去,许久才落洒在地。

    “姐姐,你……你没事吧?”孤星望着远在镇魔‘洞’窟对面的许蕊,眼甚是焦虑。

    许蕊‘胸’的一口脓血喷出,面‘色’好许多,可是,刚刚二人间的全力强攻,那股力道犹自在体内‘乱’冲,仿佛秋风般撕扯着树的枯叶。

    “你……我……”许蕊张了张口,声音低得自己都听不真切。

    孤星瞧她口型,心登时明白她要对自己说什么,为了使姐姐放心,御使真元压下身体冲撞的气流,提高声音应道:“姐姐,我没事,你这一掌软绵绵的,打在身不痛不痒,倒是你……”

    俏皮的话语说到一半,孤星的嘴蓦然僵住,只见两道白衣身影悄然出现在许蕊的身后。

    在孤星顿住声音之时,许蕊感觉到了身后的来人,咬了咬牙蓦然转过头,冷冷地盯着眼前之人,不知哪来的一股力量,狠狠道:“你们为何这么狠心?”

    谷雨眼闪过一丝痛楚、无奈、懊悔,凝视着许蕊的脸庞沉声道:“蕊儿,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你要恨恨我吧!”

    言罢,谷雨的手掌亮起青碧‘色’的荧光,荧光渐渐扩散,仅是眨眼的功夫将许蕊全身罩住。

    许蕊身体想要挣扎,可是,刚刚的那句问话已经耗尽了她的最后力气,如今,想要扭转下身体的任何部位都绝难做到,只能以愤恨地目光盯着谷雨,以及她身旁的隐界大长老。

    隐界大长老不发一言,她的目光只是在刚现身时看了下许蕊,此后,她便一直盯着孤星,那深邃的目光仿佛看透了孤星的身体每一处。

    孤星瞧谷雨的所为,知晓她在为姐姐疗伤,高高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有了着落,视线移到隐界大长老那里,与她的目光对撞,心不知为何,竟是生出慌‘乱’之感。

    二人长久的对视之后,隐界大长老敛起目光,移动步伐从镇魔‘洞’窟的外沿绕过半圈,来到孤星的跟前下打量着,仿佛是在确认些什么。

    孤星被这隐界大长老紧紧盯着,仿佛是案板任人刀俎的鱼‘肉’,除了无声的反抗外,什么都做不得。

    突然,一道碧‘色’光团打入孤星的身体,孤星想要反抗,无奈浑身瘫软提不起力。碧‘色’光团入体之后,孤星登时觉得身体如被万千把小刀切割,一种种撕心般的痛遍布身体的每一处。

    此时此刻,孤星通红的眼已经有些雾气‘迷’‘蒙’,看向隐界大长老的视线已经是模模糊糊的,但他始终保持着清醒,咬着舌头为自己获得一份理智。

    “你没有被心魔附体,终算是好的!”隐界大长老突然开口道,撇下这莫名的一句话,转过身向远处一步步走去。

    孤星没有心思理会她这句话的含义,只当是风声呼啸过耳,望着隐界大长老步步远去的落寞背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涌心头。

    一步步地远去,在隐界大长老的身影消失之时,孤星身体的疼痛之感立时消失,继而,一股暖洋洋的感觉遍布全身,仿佛沐浴在温泉,丝丝暖意透过皮肤深入内里,又从内里透过皮肤温润周身。

    往来复始,身体的瘫软无力感在渐渐地缓解消逝,孤星心越来越‘迷’‘惑’,隐界大长老那一举动看似在折磨自己,或者说在试探自己,可在此刻,才真正显现出她是要救护自己。

    孤星不知她为何如此做,既然想不通索‘性’也不再去想。身体在那团碧光的治疗下恢复了七七八八,已然可以站起身子。

    许蕊的伤势较孤星更为严重,因为在对击的一刻,许蕊没有分心顾全自己,她的心更多的放在了孤星身,她身为‘女’儿家,顾虑颇多,之孤星来更容易分神。

    谷雨为许蕊疗治之时也是更为耗时耗力,不肖片刻的功夫,见谷雨的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与此同时,许蕊的脸‘色’也红润了不少,黯淡的眼神此刻也恢复了几分光彩。

    “你……我不需要你的救治!”许蕊蓦地挣脱开来,身体离开了那团包裹着的青碧荧光。

    谷雨眼爱怜之‘色’更浓,分神使出一道禁制将许蕊牢牢地固在原地,继续御使真元为她疗伤。

    “放开我!”许蕊动弹不得,被禁制束缚着怎么也解脱不得。

    孤星远远地瞧着,沉默着不发一语。谷雨的所作所为只会对许蕊有益,孤星即便是跟自己过不去,也不会做出制止的举动。

    许蕊一直挣扎着,咆哮着,谷雨不时地快慰着,自始至终都在尽心疗治着许蕊身体的每一处伤痛,可是心的创伤无论如何都再难以疗治。

    “蕊儿,你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你是去是留我不会阻拦,但希望你依旧保持着自己的本心,不要愤恨百草谷,更不要愤恨这个世界……”谷雨收敛起青碧荧光,怔怔地盯着许蕊意味深长道。

    不一会儿,谷雨的身影渐渐变淡,似是要离开此处,可她依旧在与许蕊不停地唠叨着,好像她的师父那样。

    “蕊儿,我希望你的医仙之名一直在大荒的各个角落传颂!”谷雨身影消失的那一刻,她的这句话犹为清晰地回旋在许蕊的耳边。

    许蕊怔怔地杵在那里,眼神闪过一丝柔和,掠过一丝‘迷’茫,继而又化为了说不出的陌生,不知此刻的她在想些什么。

    在谷雨消失之后,孤星悄然地来到许蕊身旁,静静地看着她没有打断她的思维,过了好一会儿,许蕊才回过神,蓦然发觉孤星已经立在了她的身侧。

    “星……你……你伤势呢?”许蕊颤声道,瞧向孤星的眼神有些慌‘乱’,好似在隐藏些什么。

    孤星瞧她满目忧郁,有心想要开解,为了不使她再沉浸在过往的伤痛,淡然一笑道:“姐姐你的那一掌是没使力吧,你看我现在安然无恙,好得很呢!”

    果然,许蕊见孤星面现笑容,之前的伤痛忧郁一扫而空,嘴角也‘露’出一抹浅笑,道;“那你,要不要姐姐再送你一掌?”

    孤星嘿然不语,过了片刻,目‘露’庄重,沉声道:“姐姐,此后,你有什么打算?还要留在百草谷么?”

    许蕊轻轻摇了摇头,撩了一下耳边的发丝,敛起嘴角的笑容,神‘色’肃然道:“我打算前往北冥魔族,去寒域寻找冰焰芙蓉。”

    “可是,姐姐,你要如何才能去往北冥呢?据说那里有着这天地间最强的结界……”孤星凝视着许蕊的眼睛,目尽是担心焦虑。

    不待孤星把话讲完,许蕊倏地伸手捂住了孤星的嘴。那冰凉滑腻的手掌紧贴在孤星的双‘唇’、鼻孔下,丝丝幽香潜入鼻息,孤星脑海登时觉得空濛一片,本是一大堆的话却被驱逐得无影无踪。

    “星,我知道你不放心,可是,去往北冥找寻那冰焰芙蓉是我现下唯一能做的事,以后,若草要你多多费心照顾啦!”许蕊怔怔地盯着孤星柔声道,她心也想陪着孤星,可是她知道,无数次的事实证明呆在孤星的身边只会拖累他,她不想孤星再为了自己涉险,她欠下孤星的已经够多了,这辈子都无法再偿还。

    孤星不懂许蕊的心思,听她说得很是悲伤,心也莫名生出一股悲伤,想到娘亲困于离火宫,想到林姐姐去向不明……

    “小子,这还没到分别呢,你们在这情意绵绵,絮絮叨叨,着实让吾看不下去!”孤星的左掌心蓦地开口说道。

    孤星被这一声惊了一跳,许蕊被这话说得脸是红白相间,耳根尽赤。

    “你,这是百草谷隐界,你……”孤星口结得捋不直舌头,不想这魔皇竟是如此妄为,刚刚冲出镇魔封印敢抛头‘露’面,这可还是在百草谷隐界呢!

    “不必惊慌!吾潜藏在‘迷’榖‘花’,冲出封印的那一刻,不想,镇魔封印还是将吾的魔灵削逝去了,吾现在只余最后的魔灵之识,任何人都发觉不到吾的气息。”魔皇见孤星说话神情自是知道他在担心什么,遂将缘由告知孤星。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不是在冲击封印之前已经遁入‘迷’榖‘花’了么?”孤星眼又是疑‘惑’,又是惊讶,不明白那短短你的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