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我独仙行目录 > 第244章 奉仙门派

第244章 奉仙门派


    卷二 界北故地

    第244章

    奉仙‘门’派

    袁丘倒没有什么事,现在修为也到了筑基期了,不过他从不出山‘门’一步,整日是闷头苦修。-www.79xs.com- 至于吴燕,在姚泽还没有离开岭西大陆的时候,她的命牌被发现碎了,到底出了什么事,谁也不知道,连那丹峰峰主飞云子都讳莫如深,一副不闻不问的样子。

    姚泽听了感觉如雷轰顶,师傅的那张平凡的脸出现在他眼前,他还能清楚地记得师傅带自己去那‘药’园,还有手把手指点自己炼丹的模样,‘门’内试她还一直在旁边担心纠结,自己每次出‘门’都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这些事像昨天一样。

    他愣愣地看着官婉,目光却没有一点聚焦,两行清泪无声地流了下来。

    自己专‘门’给师傅配制的红颜膏,一直没机会给师傅服用,没想到再也没有机会了。

    自己准备修为有成的时候,再去看望她,如果她在那里不开心,自己可以把她接出来,只是这一切都成了妄想,师傅她已经不在了。

    官婉和谷雅慈都吓坏了,英雄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不过二人都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只能陪着他在那里流泪。

    狼形飞行舟没有人催动,慢慢地停在了半空。

    四周的空气似乎凝固了,那些朵朵的白云也纹丝不动。

    时间过了也不知多久,姚泽站起身形,站在飞行舟头部,那飞行舟又开始疾如闪电般向前飞去。

    二‘女’看着那高大的背影,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姚泽暗自推算了下,次自己在那古遗迹打坐修炼时,突然口吐鲜血,心感到要失去什么似的,师傅应该是在那个时候遭受毒手的!

    师傅因为相貌的原因,几乎是从不出‘门’的,肯定是在青月阁内出的事,那飞云子还不敢过问,这一切都昭然若揭。

    晋风子!

    这一切都是他做的,他的后人王霸天一直找自己的麻烦,然后这晋风子找不到自己又杀害了自己的师傅,等自己回到岭西的那一刻,是晋风子授首的时候。

    一路姚泽都没有说话,婉儿她们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时间这样飞快地逝去。

    奉仙教在界北大陆虽然只是个小‘门’派,‘门’弟子过的却‘挺’有滋味,至‘门’派掌‘门’,下到刚入‘门’的弟子,所有人的修炼途径,是一个字“抢”。

    路过的散修,落单的修士,甚至几个十几个弟子结伴去抢那些修真家族,谷雅慈是这么被抢来的。

    如果奉仙教不去抢,他们无法生存,山‘门’所在山头根本没有灵脉,也不知道当年的师祖的师祖是怎么考虑的,要知道灵脉才是‘门’派的立足之本,没有灵气让弟子们如何修炼?

    不过整个奉仙教下早有了抢劫心得,据说在弟子刚入‘门’的时候,会背诵“四不抢”。

    境界自己高的不抢,来头大的不抢,和自己熟悉的不抢,同‘门’之间不抢。

    有了这四条,多年来奉仙教也一直相安无事,当然也有弟子眼拙的时候,竟然得罪了大‘门’派或者一些大能子弟,这时候‘门’派老祖赤脚仙粉墨登场,首先是大义灭亲,然后是奴颜婢膝,最后是痛哭流涕,这样奉仙教一直在这界北大陆屹立不倒。

    这位老祖自号“赤脚仙”,是以光脚不怕穿鞋的自居,修为也慢慢地熬到了结丹期后期。平时这位老祖也很少呆在‘门’派里,毕竟这山‘门’没有灵气,呆在这里枯坐还不如到外面干一票。

    只是这段时间这位赤脚仙老感觉心神有些不宁,在外面老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只好回到山‘门’闭‘门’自省,难道和一年前那次出手有关?

    想到在奉仙坊市的那次出手,他现在想来心头依然一阵火热,不仅得到了一头五级妖兽,那储物戒指里面的品灵石都超过几千,当时自己还犹豫了很久,毕竟拥有一头五级妖兽做宠兽,肯定来头非常的大,这和祖训第二条严重相悖。

    不过他从那‘女’子蹩脚的界北口音看出了一些端倪,当时不知怎么的,那么出手了。

    事后从那‘女’子的话语套出了真相,原来是一位来自岭西大陆超级‘门’派的大小姐,来找个叫什么姚泽的修士,这姚泽自己根本没有听说过,据说修为才筑基期后期,根本不值一提。

    倒是那岭西大陆的超级‘门’派让他有些犯难,放过她吧,这可是一头真正的‘肥’羊,这些宝贝足够自己冲击结丹期大圆满的。可是如果不放,怎么处理又是件头疼的事,杀了肯定不行,那些大能都拥有神鬼莫测的手段,如果顺藤‘摸’瓜找到自己头,那结局肯定是魂飞魄散。

    他老人家头疼了一个多月,偶尔听到‘门’下弟子谈论起东山坊市的拍卖会,禁不住拍‘腿’叫好。

    这东山坊市乃弹丸之地,来往修士都是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修士都有,如果在拍卖会把这‘女’子给买走,那才是神仙也难算出会卖到哪里,即使多年之后死了也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自己还能大大的再赚一笔。

    这位赤脚仙都忍不住佩服自己的心智了,连忙派人把这个烫手山芋给送走了,连同那件事的源头一并给送走,这下子自己彻底地撇清了。

    至于那头五级妖兽自己也已经联系了血魂山庄了,很快有人来带走,他只是困住了这头乌锥羊,毕竟一头活着的五级妖兽只卖材料价格高出了几倍。

    这件事自己做的应该是天衣无缝,可现在心神不宁到底是什么缘由呢?难不成是自己停留在结丹期后期太久了,到了冲击大圆满的时刻?

    这位赤脚仙越想越有可能,连忙招来掌‘门’,让他安排弟子们近期收敛一些,自己准备闭关冲击结丹期大圆满。

    姚泽在这个时候带着二‘女’来到了奉仙坊市,他并没有让二‘女’乔装打扮,伪装一番,而是大模大样地从坊市‘门’口走了进来,右手却微不可察的一抖,一道紫黑的影子神不知鬼不觉的趴在坊市‘门’口的大树。

    冤有头债有主,他只是想找那位奉仙教老祖的麻烦,并不想把那些无辜的低级弟子全灭杀了。

    自从经历了破军赤气的事以后,他对这些杀戮谨慎了许多,次自己差点‘迷’失本心,变成一具只知杀戮的工具,再想起江源给自己说过的那些忠言,他决定这次只找那位老祖的麻烦,包括以后去青月阁,也只和那晋风子一人算账行了。

    三人刚走进一家商铺,姚泽眉头一动,留在‘门’口的小紫皇蜂看到两道身影慌慌张张地飞走了。

    他也没有动声‘色’,而是陪着二‘女’在这坊市内逛了起来。

    只是让他无语的是,整整一天过去了,那个奉仙教老祖还没有找来,难道那位老祖不在山‘门’?

    最后他决定找‘门’看看,这二‘女’肯定是不能带的,领着她们直接到客栈住了下来。

    “你们好好休息一下,不可‘乱’跑。”

    然后又把那只小紫皇蜂招来,放在那静室‘门’口,自己才放心的离去。

    婉儿她们虽然知道姚泽可能会有所行动,不过自己的修为太低,还是乖乖地在这里等姚大哥回来吧。

    那奉仙教离坊市倒有近千里,姚泽收敛起全身的气息,很快‘摸’进了这奉仙教。这里自然不会有什么护山大阵,姚泽像一只幽灵一般,借着夜‘色’掩护,很容易找到一个巨大的宫殿。

    大殿里一位身着黑衣的筑基期修士正在那里走来走去,长吁短叹,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这位修士正是那奉仙教掌‘门’,弟子们发现了坊市来了两位少‘女’,正是次老祖出手擒住的那位‘女’子,当时因为那头五级妖兽的原因,弟子们对这事印象特别深刻。

    可是老祖偏偏这时候闭关,并严令任何人打扰,这位掌‘门’一时间心急如焚起来,打扰了老祖冲击结丹期大圆满,老祖肯定会灭杀自己,本来这个掌‘门’是替老祖收敛灵石宝物的,随便换个弟子都能干。

    如果不对老祖汇报,这两‘女’子来者不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老祖也不会放过自己,他第一次感觉这个掌‘门’干的十分的憋屈,这个掌‘门’宝座也没什么意思。

    他抬头看了下那个最面的座位,突然间他愣住了,那座位怎么有人端坐在面?

    他的火“腾”一下来了,自己最恼火的时候,谁还敢挑衅自己的权威?虽然老祖可以不拿自己当回事,可是在这奉仙教内谁敢对自己不敬?

    他脸‘色’一沉,“下来!你好大的胆子!那里是你能坐的吗?”

    令他恼羞的是那人似乎在那里看着自己,似笑非笑的,难道想看自己的笑话?

    他向前走了一步,刚想呵斥一番,突然一阵灵魂深处的恐惧让他面‘色’苍白,“蹬蹬蹬”连退几步,这竟是一位前辈!

    他目瞪口呆,心胆颤无,“前辈……”

    姚泽招了招手,那掌‘门’恐惧异常,大叫一声,转身要跑,可是声音在他喉咙里打转,是无法冲出来,而他自己的身形明明是向外跑的,他却惊讶的发现自己正慢慢地向后飘去。

    (感谢借一支烟道友的打赏!道友的支持是马贼坚持下去的动力!)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