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江湖博目录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作乱之源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作乱之源


    “可是也不太对吧……”愤恨了许久,孙云这会儿倒也冷静下来,似乎发现了其的疑点,不禁疑问道,“看这屋子的样式甚是普通,又是离大都这么偏远的地方,建吏又不是什么重要官职,大多是在郊外行事……‘明复教’的人为什么要大费工夫,杀害一个这么普通的朝廷官员?”

    “这倒也是啊……”祁雪音想了想,也觉得孙云说得不无道理。.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这个小人不清楚了……”小伙子摇了摇头,无奈说道,“我们只是住在这城里的平民百姓,也不了解官场里的东西……”

    “这里朝廷虽然干涉不多,但好歹也有任命的县衙吧……”祁雪音继续问道,“如果说程大人过世了,这镇子究竟归谁管辖?在这里若能找到朝廷相关人士的话,说不定能知道一二……”

    “程大人是地方的建吏,只不过住在这里,并不是我们岭古镇的县衙大人……”小伙子继续说道,“这里县衙的人不多,刚才发生火灾的时候,应该也有组织前来救火吧……你们四处找找,说不定能找得到……”

    “嗯,先这样吧……”孙云望着眼前火灭后的浓烟,低声一句答道,遂和祁雪音二人暂时离开,寻找仍在火灾遗留现场处理后事的官府人员……

    “你们几个,动作麻利点——”果不其然,在程英全家遗址废墟西侧,稀稀两两几个官兵模样的人物,正在收拾着被大火烧毁的现场,眼见着堂堂朝廷命官被“江湖野教”残忍杀害,一个头领般的人物一边吩咐着手下,一边暗自摇头道,“哎,这些可恶的暴‘乱’教徒,整日闹得朝廷百姓人心惶惶,现在居然连居身郊野的程大人也未能幸免于难,这世道……”

    “请问……”突然,背后响起一声叫喊——是孙云,和祁雪音一起来到这里,找到了像样的朝廷官差,遂起声问道,“各位大人是在岭古镇的县衙当差吗?”

    “没错……”官差倒也‘挺’有礼数,转身见着孙云一副器宇轩昂似有来头,不禁问道,“你是……”

    孙云解下察台家的金字腰牌,郑重说道:“在下奉察台王府之命,秘密调查近日在大都城郊一带发生的暴徒作‘乱’一事……今日会临岭古镇,不幸所见痛哉之事,沉哀之际,在下有些许相关问题想要询问……”时间紧迫,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孙云这回直接掏出了金牌,但为了不在“关键时期”暴‘露’自己的身份,孙云并没有透‘露’自己的姓名。

    为官当差者,没有不认识察台家族令牌的,这里的县衙也不例外,官差所见,自知孙云身份不凡,即刻恭恭敬敬道:“大人‘私’巡寒镇,小人一众并不知情,未能及时招待,还望见谅……”

    “客套话不要多说了,直接问正事好……”孙云可没功夫“瞎扯淡”,一脸严肃的神情,振振说道,“不过这件事是朝廷机密,你与我会见的事情,万万不可让其他人知道——”孙云最后这一手,也是为了防止“苍寰教”的那帮家伙,探寻找到自己的下落。

    “小人明白——”官差答应一声,继续鞠躬请示道,“有什么问题大人尽管问,小人定当知无不言——”

    “嗯,那我问你……”孙云表情冷肃,直切正题道,“我听说,被烧毁遇难的这家户主,是朝廷的建吏官员是吗?”

    “没错,他是程英全程大人,目前任职建吏循官部,这里只不过是程大人的住所罢了……”官差一五一十答道。

    “那今晚杀人纵火的凶手,真的是‘明复教’的那些暴徒吗?”孙云又问道。

    “是的,绝对不会错——”官差肯定答道,“他们穿着红衣着装,喊着所谓‘替天行道’的口号,杀害与朝廷密切相关的官员……这些所作所为,简直和五年前的他们一模一样,所到住处烧杀放火,所犯罪行无恶不赦……”

    “那今晚他们为伥作‘乱’,你们堂堂县衙官差眼睁睁看着他们肆意纵火吗?——”孙云情绪略显‘激’动,夜下小声质问道。

    “我们……也没有办法……”官差有些害怕孙云动怒,仗着对方的权势,瑟瑟发抖道,“那些‘明复教’的暴徒人数众多……来势凶猛,我们县衙只有那么点人,根本……”

    “这里好歹也是朝廷命官的户籍之处,离大都并不算太远,怎么会人手不够?”祁雪音听了,不禁质问道,“现在这附近‘邪教’作‘乱’猖狂不断,难道面的官员不管管吗?”

    “现在的朝廷官员,你们也是懂的……”官差似有难言之隐,在孙云这个“身份之人”面前小心翼翼道,“越是局势动‘荡’,他们越是避风头不理不问……不过这些都是小人所恻,担任您……不要通报或是怪罪小人……”官差怕孙云会把自己的“小报告”通报级,还是担惊受怕道。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其他大人的……”孙云看着官差“畏首畏尾”的样子,无奈安抚一句。

    “谢大人……谢大人……”官差见了,连忙点头唯唯诺诺道。

    “说正事儿——”孙云继续镇定道,“我想问的是,这个程英全程大人只不过是个建吏小差,在朝也没什么实权,更没有什么作为……我听说‘明复教’所行暴事,皆是针对权臣在手的朝廷命官,可为什么程大人这样没什么身份的官员,会遭到这帮‘混’蛋的杀害?”

    “这个……小人也不是很清楚,毕竟小人也没见过‘明复教’的人几次……”官差只把自己知道的详细说来道,“而且关于程大人,小人的‘交’往也不是很熟……小人只知道,程大人和我们县老爷关系还不错,程大人一般出事外地,偶尔回来的时候,会和我们县老爷经常相谈叙旧……”

    “只有这些吗?”孙云有些失望地问道。

    “应该……这些吧……”官差也不是很想的起来,毕竟今晚发生这么大的事,官差自己都受惊半梦不醒,更别说想起死者生前的事。

    “哎,光是这些,线索实在是太少了……”孙云叹气一声,四下望了望漆黑的街道,不禁愤恨道,“这帮家伙真是可恶,无故杀害朝廷官员,‘弄’得市井官民人心惶惶……而且他们动作还‘挺’‘利索’,纵火杀人后,这么快逃离了现场……”

    祁雪音在一旁思考了许久,也试着帮孙云找寻有关这方面的线索,又不禁冲官差问道:“对了,那你知道程大人身为建吏官员,究竟……负责什么职务?”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官差摇了摇头,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灵机一动道,“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之前我和一些兄弟帮县老爷整理衙‘门’的案时,曾经见程大人‘门’拜访,和县老爷说过这方面的事情,在不久前,应该是最后一次——好像是什么……去‘洛庄’监负建造什么‘军备库’……”

    听到这里,孙云和祁雪音二人眼神同时一怔——现在他们明白了,“明复教”的人为什么要杀害程英全程大人……

    “然后后面的事情记不太清了,小人知道的,只有这些,所以……”官差还在低头叙说,然而等他抬起头,却早已不见孙云和祁雪音的人影。

    “欸,怪,人呢?……”刚才还在自己面前询问,一会儿的功夫不见了踪影,官差也是一脸茫然地喃喃自问道……

    此时此刻,知道真想一二的孙云和祁雪音,正在赶往回去客栈的路……

    “喂,这帮家伙的目的,该不会是……”一边走在回去的路,祁雪音一边不停追问道。

    “啊,错不了的……”孙云眼神坚定,振振说道,“还是‘洛庄’的那回——‘明复教’的那帮‘混’蛋,次摧毁军备库被我们阻挠,这次更狠,直接杀害了负责这事儿的朝廷官员……”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你想要报复制裁他们?”祁雪音似乎是知道孙云的想法,回身转问道。

    “没错,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孙云突然停下脚步,情绪‘激’动道,“这帮家伙表面打着‘复兴汉人,铲除‘蒙’元’的旗号,却一次又一次做出这般伤天害理之事,如今甚至胆大包天,明目张胆杀害朝官员,还在镇恶意纵火——我已经找不到任何可以原谅他们的理由,不把他们打倒镇压,我孙云誓不为人!”

    这是一句毒誓,孙云很久没有发过这样的誓了,一旦所立,必当是随时准备渡劫风雨,迎接命运的险阻。

    然而,祁雪音却从孙云的眼,看出了别的意思……

    “这……真的是你的本意吗?”祁雪音别有意味,突然语气一变道,“你在知道你自己身份之前,不一直都是站在汉人这边吗?可是现在,你却为了‘蒙’元朝廷,镇压你曾经一直拥护的汉人不是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突然提起敏感的问题,孙云不由神经一紧,凝神问道。

    “我想说的是,你这么执着坚持走这条路的理由……”祁雪音眼神稍显悲凉,似乎心有灵犀明白了什么,淡淡冷清道,“其实你既不是为了‘蒙’元朝廷,也不是为了汉人百姓,更不是为了你们察台家族……你为的,其实是你的哥哥,对吧?……”

    像是被说到了要处,孙云神情稍稍一怔,两手握拳静静站在原地许久。

    等到乌云拨散,冷月暇空之时,孙云才换了一个十分低沉的语气,缓缓开口道:“五年前,我哥哥镇压了‘苍寰教’和‘明复教’两大教派,换回了一时的繁荣和安定……虽然他本人极端残忍,经常欺压平民百姓,但不管怎么说,毕竟因为有他在权,昔日的作恶余党不敢兴起……”

    祁雪音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倾听着孙云的讲述。

    “可是,自从那一天后,一切都变了……”孙云像是突来愤愁,两拳握紧道,“我为了饮血报仇,只身一人杀到王府,废了我哥哥的武功……因为我,我哥哥倒下了,曾经被他镇压的‘邪教’再度复燃,朝廷百姓更加陷入水深火热之……”

    “你想说,这一切都是你的错……”祁雪音应声一句继续问道。

    “是的,都是因为我——如果没有我,我哥哥不会倒下;如果没有我,这些‘邪‘乱’教派’不会继续作伥;如果没有我,百姓不会再度陷入之从前的水深火热之……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孙云攒拳低着头,继续沉声道,“这一切,都是我犯下的罪过,都是我的错……现在我哥哥倒下了,我必须继承他的未完之志,担起这份责任——”

    一边说着,孙云一边想起自己离开前,哥哥察台多尔敦寄托给自己的志愿……

    (回忆)……

    察台多尔敦继续说道,“一个月前我败阵于你,身体伤重武功全废,恐怕北原教派众势力也知道了此事……我师父不在大都,一旦再知我在家族的地位渐渐没落,他们一定会乘势而起,在大都闹出不小的‘动静’……现在父王病重,科尔台‘欲’图篡夺权位,可凭他的能力,一个人没办法镇压那些邪众教派,甚至可能会有殒命危险,朝廷命脉也会遭受‘波’及——所以我需要你,接替我……以及父王的职责,镇压邪教,担负起保护朝廷的重任……”

    孙云听完,心念起自己今天在‘花’叶寒面前,誓言无论何等艰险,都会坚定不移继承自己和父亲志愿的约定——这次的“危机预兆”正是对自己命运的考验,孙云心笃定一番,已然做出了决定……

    “我明白了……”孙云稍许沉顿一声,遂冲察台多尔敦坚定说道,“没问题我答应你,替你和父王接过保护社稷的重任!”

    “是吗……”察台多尔敦看在眼里,微微一笑,缓缓轻声道,“谢谢你……”这是察台多尔敦第一次在孙云面前道谢……

    (现实)……

    “我已经在他面前发过誓了,既然是我自己遗留犯下的‘罪过’,我要自己担负起这份责任……”孙云最后,在心底默默立誓道。

    祁雪音没说什么,只是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孙云,然而心的感触却不仅仅只是对孙云的感谢,相反,这其反而有种不为人知的责备之意……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