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我是贾似道目录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当赏

第四百九十七章 当赏


    前脚明教就在福建路的武平府起事,如今又在广州的茶楼听到说书人在宣扬明教供奉的教祖大贤良师张角,贾似道不认为这两件事是孤立的偶然事件。.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明教在江南等地扎根甚广,方腊虽然最终被大宋灭掉,但是明教却不仅没有因为方腊事败销声匿迹,反而在普通百姓间流传的愈发广,只是更加隐秘罢了。

    只是让贾似道没有想到的是,如今在广州明教尽然已经如此光明正大的开始传教了,而且贾似道肯定在如今的广州这样以张角为主角四川宣扬大贤良师神通的说书人肯定不只一个。

    这是已经学会了用最原始的舆论战了么?

    贾似道摇摇头,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如今这个信封鬼神天地的时代,有了这些说书人做先锋四处宣扬大贤良师张角的神通威名,等到明教举事的时候,也就有了民意基础。不得不说,明教的人还是很有些人才的,之前没有注意这些,今天既然已经发现了,贾似道又怎么可能放之任之。

    伸手召过贾似道指了指楼下道:“平之,你去着人将那说书人叫上来。”

    之前的施俊,俨然是广州一霸,这样的事情正好需要施俊这个地头蛇来做,很多麻烦也就省了。

    一直候在一边的施俊听到贾似道的话不由微愣。随即反应过来,虽然不知道贾似道怎么会突然对那说书的感兴趣了,不过他也没想傻都去问为什么要叫说书的,屁颠屁颠的召来手下自去安排了。

    施俊为了自己的前程做贾似道身边的小厮,不过他身边的小厮却依然没少,只是没有出现在贾似道面前罢了。

    “大贤良师,不知道几位听过没有?”

    眼见郑铭轩等人都是一头雾水,贾似道想了想道。

    福建路有人起兵造反的消息肯定不可能瞒住,用不了多久怕是整个大宋朝都知道了。郑铭轩等人早晚也会知道。

    郑铭轩、裘书瑜等人对视一眼,然后同时摇摇头道:“从未曾听过,莫非是哪里的隐士高人?”

    大贤良师,几人还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楼下说书人刚刚说的评书,几人也听过,想来贾似道也是因而有此一问。不过听那说书人的说法,似乎很有些“本事”。

    贾似道既然这样问,显然是知道这大贤良师是谁的,郑明勋等人以为贾似道起了招揽之心,自然不会说出怪力‘乱’神之语。

    “高人?呵呵,那么摩尼教或者明教几位应该听过吧?”

    贾似道笑笑,话锋一转道。

    郑铭轩、裘书瑜等人无不一惊。

    摩尼教和明教几人都听过,毕竟在江南等地摩尼教还是有很多百姓信奉的。

    更重要的是,方腊之事虽然过去了那么久,但是几人都不是白丁,对那场几乎撼动半个大宋朝的造反,自然都是听过的。

    很显然贾似道不可能会莫名其妙的的提起明教和摩尼教,联系到之前贾似道问的大贤良师,几人心中渐渐明白,敢情那大贤良师同那明教有牵连。怪不得会哟此等怪力‘乱’神的事情流传出来,几人虽然没有跟明教打过‘交’道,但是却也听过明教的教众多是以符水治病之内的来笼络人心的。

    “大人是说……”

    郑铭轩小心的筹措了一些话语,缓声道。

    “这封公文,几位知道里面写的什么么?”

    贾似道拍了拍面前桌案上的公文,顿了顿继续道;

    “就在三日前,福建路武平府****自号‘南天圣子’,杀光了朝廷运盐的官兵,抢掠了漕司的官盐,短短数日之间就聚拢暴民数万之多,暴民兵峰直指武平和安远两府。这就是武平府送来的告急文书。而那****,据说是十余年前同样也在福建路起兵造反的张魔王之子。无论张魔王还是如今的****,都是明教中人,打的都是明教旗号,至于这大贤良师么,倒不是明教中人,也不是我宋人,是千余年前的汉朝人,同样也是明教或者摩尼教尊奉的教祖。”

    听到贾似道的话,郑铭轩等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位貌似是半月前才收到上谕命他暂理福建路诸事吧?这才几天时间,福建路竟然就发生了明教教众起兵作‘乱’的事情,是这位运道太不好了,还是说有什么猫腻在其中呢?

    郑铭轩等人虽然都不是官场中人,但是对官面上的事情却都心知肚明。

    福建路在这个时候有‘乱’民起兵造反,刚刚好发生在贾似道暂理福建路诸事的点上,不管跟贾似道有没有关系,最后贾似道会遭到朝廷的申饬那是少不了的。说不得,还会有更多的枝节横生。

    也难为这位,竟然还能安稳的在这里跟他们喝茶闲谈。

    郑铭轩等人也不知道是该说贾似道心大呢,还是有恃无恐。

    这么说来,寻那说书人也就说的通了。

    福建路生事的是明教中人,今天这茶楼说书的,评说却是明教教祖。显然不会是巧合。

    只是,福建路发生了如此大的变故,这位就真的一点儿不担心么?据说朝中可是有无数的人巴望着这位倒霉啊。

    这边郑铭轩、裘书瑜等人正在心中暗暗琢磨着,刚刚下楼的施俊进来了。

    “大人,学生将那说书人召来了,就在‘门’外候着呢。”

    “让他进来吧。”

    施俊躬身应了一声,出‘门’领进来一个中年人。

    一张普通到再大众不过的粗糙脸庞,一身粗布衣衫,却浆洗的极为干净。腰间的折扇和那块青绿‘玉’佩表明,他显然也是读过书的。

    “草民见过几位大官人。”

    中年说书人进来飞快的扫了一眼桌前的几人,尤其是在贾似道和站着候在一旁的施俊身上多停留了片刻功夫,然后慌忙躬身施礼道。

    颇有些诚惶诚恐之‘色’。

    虽然这说书人掩饰的很好也很自然,但是从他一进‘门’就一直注视着这说书人一举一动的贾似道,还是从他脸上看到了那一闪而逝的惊讶之‘色’。

    毋庸置疑,这个说书人或许不认识他贾似道,但是却绝对是认识施俊的。这惊讶之‘色’,既是看到施俊这个广州一霸竟然做着小厮的活计,同样也是惊讶自己这个看似比施俊还要年轻的人竟然能够坐在主位上。

    “刚刚在楼上喝茶,听到你说书,着实不错,当赏。”

    贾似道看着中年人笑着道。

    候在旁边的施俊讶然的瞅了一眼贾似道,不过依然很是配合的飞快的丢出一锭银子,少说有五六两之重。这几乎等同于这说书人数月的收获了,还是有出手极为阔绰的豪客出手捧场的情况下。

    既然贾似道开了口,施俊出手自然是极为大方的。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