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79小说网 > 大汉龙骑目录 >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徐州之战(81)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徐州之战(81)


    徐州骑兵虽然被团团围困,但寿‘春’军付出的伤亡却更大,但同样,徐州骑兵人仰马翻的情景也随处可见,但相比最初三面进攻失去了纵身的徐州骑兵来说,此刻却舒服太多,在张飞的率领下策马狂奔,直冲敌军将旗所在。.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横冲直撞,如有有纵身,这当然是骑兵最理想的作战状态,但受制于敌军的围困,他们只能变成一条长线向前冲,这样的情况很危险,可没有更好的办法,虽然付出的代价惨重,但好在敌军的中路防御明显宽松了许多,这样一来反而就变成他们集结兵力攻其一点,反而突进的速度更快了。

    不过张勋对中路的防御明显加强不少,而侧翼的部队也很快就驰援而来,从左右再次对张飞和他的骑兵发起猛攻,对此张飞也无所谓,反正都是无法展开队形,没有纵身,来不来都一个样,现在就是一‘门’心思的攻下中路就好了。

    骑兵攻势猛,在张飞的率领下,他们发挥出其巨大的破坏力,张飞一马当先,丈八蛇矛在前冲之际刺出,首先捅杀了一名敌兵。

    敌兵人和盾在张飞巨大的冲击下直接向身后飞出,带倒了数名长矛手,在一连串的惊呼声中,深深‘插’入地面的巨盾应声而落,砸在‘乱’成一团的士兵身上。

    张飞以其恐怖的蛮力突破了盾兵的防御,那面一人高的大盾,可有着三分之一被‘插’入到地面,可就是这样,还是被他直接就击飞了出去,这得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做到啊,那些看着张飞重来的寿‘春’军全被这样一幕震撼住了。

    正是这一阵恍惚,巨盾落下之后的一刻并没有任何一人来代替盾兵上前将缺口堵上,张飞正是借着这一空当杀了过来,而这是,盾兵旁边的士兵反应过来想要想要堵住缺口为时已晚,张飞已经杀到,瞬间从这一点突破,在他的冲杀下,一点突破立时变成多点开‘花’,骑兵们抓住了这一难得的机会,对防线出现漏‘洞’的寿‘春’中军发起了猛烈进攻。

    没有了严密的盾兵防御,两家再一次‘混’战在一起,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在天际,沉闷的声响,低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而张勋又几乎对部队失去了有效的指挥,只能眼睁睁看着部队一点点被张飞冲散。

    恐惧在蔓延,他现在只能指挥就在身前的中军,让他们不断收缩兵力,希望能够多拖延一刻,这样接到命令的寿‘春’能够及时支援过来。

    “杀啊……”

    骑兵自然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发生,既然已经突破了他们的防御,就要一鼓作气直接杀到将旗处,可是很快,敌军前面散‘乱’的士兵纷纷后退,后面列阵的士兵又杀了上来,这样的情况,让之前突破了敌军的张飞有点无语。

    现实摆在眼前,兵力太悬殊,也许他能突破敌军一道防御,可是张勋却能在瞬间组织起第二个方阵第三个方阵,前面被冲散的士兵纷纷从两翼后退,这就使得张飞想借这些败军去冲散敌阵的计划落空,等这些士兵消失后,在眼前的又是一堵坚固的堡垒。

    骑兵就在这样的消耗之下不断损失着,而他们向前推进的速度也因此变得格外缓慢,尤其是在这样反复的厮杀之下,张勋越来越瞧出长矛兵对骑兵的杀伤力越强过盾兵,他们离着老远就可以将马背上的敌军挑翻。

    这样的发现让他对阻拦张飞和骑兵变得越来越有信心,毕竟这些年来,他真正与骑兵‘交’战的次数并不多,几乎没有什么心得,现在才算是看出了一些‘门’道,知道了为何说步兵结阵乃是对付骑兵的最大武器,原来是要靠盾兵阻敌,长兵器杀敌。

    而像现在,骑兵没有纵身,近战时根本就无法躲避他们刺出的长矛,完全就是靶子,如果现在能有弩兵的话,那么在盾兵矛兵的攻势下,弩兵同样是一大杀器,他们的强弩穿透力,绝对可以让这帮骑兵纷纷落马,到时候他们必死无疑。

    找到敌军破绽的张勋信心十足,可是他却忽略掉了能够以一人当一军的张飞,他的战斗力可以说现在比身后那些骑兵加起来都强。

    看着他啊一往无前冲锋,他的那些矛兵手中的长矛在张飞蛇矛面前简直就没多大的用处,看着他由远及近,张勋蓦地睁大了双眼,他的计划再一次功亏一篑,现在要反败为胜,唯一的机会就是要限制住张飞,可是想限制住张飞又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

    关羽与刘澜见面之后,就向沛县而来,好在到了东莞前往沛县也就不远了,两百多公里,走得慢些十多天也就到了,加紧行军,也就是四五天的事情。

    这一回行军,可就不像去莒县时那么隐藏行迹了,完全就是大张旗鼓的向沛县开拔,也算是对曹‘操’一个震慑吧,可大军才走了不到两日,突然他接到了一条赵云的传书,上面是他在看到琅琊之战战报后对沛县之战的一点想法,关羽扫了一眼,笑了起来。

    看来子龙是迫切想要对曹‘操’取得一场大规模的胜利啊。不过也是,他的仇人吕布可不就是在曹‘操’帐下嘛,虽然现在不清楚在什么地方,但听说这一回随军出征了。

    因为吕布的反复,曹‘操’对吕布虽然重用,但却并没有给他任何军权,这也不难理解,其实不管是吕布投奔谁,都没人给他任何兵权,都是他自己率领本部,如今本部在徐州一战被大败,甚至还有很多投靠了他们,吕布在兖州,自然而然就变成了光杆司令,能随军出征,已经是曹‘操’对他的信任了。

    不管这样的吕布,就好像被敲掉了犬牙的猛虎,虽然还是猛兽,不过威胁已经不大了,但他虽然已经不被人放在眼里,但是赵云可是千方百计的要除掉他,这一回赵云想出这么一个办法,不就是要彻底解决曹‘操’嘛,既然这样,那他自然要‘成’人之美了。

    当即勒马提缰,挥止住了行军之中的摄山营,转头朝身后周仓陈凤二人,道:“全军休息。”

    “将军,怎么了?”

    “偃旗息鼓,隐蔽行军,赵子龙要把琅琊大败颜良一战的计划用在曹‘操’头上,我们又要晚上行军了。”关羽翻身下马,不得不说赵子龙对于战局来说看得还是很准的,他如果这么大张旗鼓过去,曹‘操’必定退兵,到时候主公决然不会追击,那他报仇就要继续等下去,所以只能让战斗在沛县结束,而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曹‘操’知道关羽已经抵达,这样,他才能把曹‘操’拖在沛县,到时候关羽一到,他们就能彻底将其击败了。

    赵云的计划很不错,但能不能成功,其实关羽心里还是要打一个问号的,首先部队在连番大战都没有休整,能否继续作战,作战的状态和士气如何都是要打未知数的,关羽甚至还有些担忧,但赵云亲笔写信来了,关羽自然要帮自己兄弟一把。

    “只怕没那么简单吧?“陈凤突然开口道,毕竟曹‘操’不是颜良,而且有过颜良这么大的一次教训,曹‘操’一定防备着我们,到时想偷袭的可能‘性’不大,可若是正面与曹‘操’对决,说实话陈凤没多少信心。”

    自己的士兵自己最清楚不过了,与颜良‘交’锋,如果不是三军用命,如果不是云长将军运筹帷幄反杀了颜良一‘波’,颜良现在早就撤回了青州,又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损失了四万多人还有自己的‘性’命呢。

    “不用考虑那么多,到徐州战场上,咱们就按照徐州都督的决定就是了。”关羽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可将军,您才是中领军,节制各方啊,为何……”

    “我那弟妹死的冤枉,就算是为了他,也不能放过曹‘操’和吕布,这一仗,为了替鸿雁报仇,子龙想怎么来,我就陪他怎么来!”

    关羽一脸坚决的说道,在这件事情上,谁劝他都不行,就算是主公,他相信,子龙一早就会把这个消息告之主公的,不然他可不会给自己直接传书。

    找到敌军破绽的张勋信心十足,可是他却忽略掉了能够以一人当一军的张飞,他的战斗力可以说现在比身后那些骑兵加起来都强。

    看着他啊一往无前冲锋,他的那些矛兵手中的长矛在张飞蛇矛面前简直就没多大的用处,看着他由远及近,张勋蓦地睁大了双眼,他的计划再一次功亏一篑,现在要反败为胜,唯一的机会就是要限制住张飞,可是想限制住张飞又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关羽与刘澜见面之后,就向沛县而来,好在到了东莞前往沛县也就不远了,两百多公里,走得慢些十多天也就到了,加紧行军,也就是四五天的事情。

    这一回行军,可就不像去莒县时那么隐藏行迹了,完全就是大张旗鼓的向沛县开拔,也算是对曹‘操’一个震慑吧,可大军才走了不到两日,突然他接到了一条赵云的传书,上面是他在看到琅琊之战战报后对沛县之战的一点想法,关羽扫了一眼,笑了起来。

    看来子龙是迫切想要对曹‘操’取得一场大规模的胜利啊。不过也是,他的仇人吕布可不就是在曹‘操’帐下嘛,虽然现在不清楚在什么地方,但听说这一回随军出征了。

    因为吕布的反复,曹‘操’对吕布虽然重用,但却并没有给他任何军权,这也不难理解,其实不管是吕布投奔谁,都没人给他任何兵权,都是他自己率领本部,如今本部在徐州一战被大败,甚至还有很多投靠了他们,吕布在兖州,自然而然就变成了光杆司令,能随军出征,已经是曹‘操’对他的信任了。

    不管这样的吕布,就好像被敲掉了犬牙的猛虎,虽然还是猛兽,不过威胁已经不大了,但他虽然已经不被人放在眼里,但是赵云可是千方百计的要除掉他,这一回赵云想出这么一个办法,不就是要彻底解决曹‘操’嘛,既然这样,那他自然要‘成’人之美了。

    当即勒马提缰,挥止住了行军之中的摄山营,转头朝身后周仓陈凤二人,道:“全军休息。”

    “将军,怎么了?”

    “偃旗息鼓,隐蔽行军,赵子龙要把琅琊大败颜良一战的计划用在曹‘操’头上,我们又要晚上行军了。”关羽翻身下马,不得不说赵子龙对于战局来说看得还是很准的,他如果这么大张旗鼓过去,曹‘操’必定退兵,到时候主公决然不会追击,那他报仇就要继续等下去,所以只能让战斗在沛县结束,而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曹‘操’知道关羽已经抵达,这样,他才能把曹‘操’拖在沛县,到时候关羽一到,他们就能彻底将其击败了。

    赵云的计划很不错,但能不能成功,其实关羽心里还是要打一个问号的,首先部队在连番大战都没有休整,能否继续作战,作战的状态和士气如何都是要打未知数的,关羽甚至还有些担忧,但赵云亲笔写信来了,关羽自然要帮自己兄弟一把。

    “只怕没那么简单吧?“陈凤突然开口道,毕竟曹‘操’不是颜良,而且有过颜良这么大的一次教训,曹‘操’一定防备着我们,到时想偷袭的可能‘性’不大,可若是正面与曹‘操’对决,说实话陈凤没多少信心。”

    自己的士兵自己最清楚不过了,与颜良‘交’锋,如果不是三军用命,如果不是云长将军运筹帷幄反杀了颜良一‘波’,颜良现在早就撤回了青州,又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损失了四万多人还有自己的‘性’命呢。

    “不用考虑那么多,到徐州战场上,咱们就按照徐州都督的决定就是了。”关羽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可将军,您才是中领军,节制各方啊,为何……”

    “我那弟妹死的冤枉,就算是为了他,也不能放过曹‘操’和吕布,这一仗,为了替鸿雁报仇,子龙想怎么来,我就陪他怎么来!”

    关羽一脸坚决的说道,在这件事情上,谁劝他都不行,就算是主公,他相信,子龙一早就会把这个消息告之主公的,不然他可不会给自己直接传书。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